阴夫当道

阴夫当道

类型:灵异
简介:《阴夫当道》最新章节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阴夫当道只为原作者吞鬼的女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站!
作者:吞鬼的女孩状态:连载中创建:2021-04-03
立即阅读 投诉
简介:《阴夫当道》最新章节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阴夫当道只为原作者吞鬼的女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本站!为父还债,我被迫开了个花圈店,做起了阴间生意,一个土豪出十万让我将自己的脸画在纸人...

阴夫当道精彩节选

我叫姜琳,是学美术的,可惜我大三那年父亲得了重病,钱花了,人也没治好,为了替父亲还债,我只能退学回家,做起了我们家的老本行——开花圈店。

现在的人有钱了,做丧事也肯花钱,我们花圈店业务广,不仅扎花圈,还扎纸人,纸房子,这两年又扎些苹果手机、平板电脑,还挺挣钱。

来买纸人的,往往要求要照着当红女星画,因为我是学艺术的,画画很好,明星脸画得惟妙惟肖,经常有客户回来感谢我,说死了的长辈托梦,说对送去的纸人很满意,还会给我一笔谢礼。

当然也有来闹事的,上次有个人说,我扎的ipad没给配充电器,他老爹托梦说用不了,要砸我的店。我只能免费又给他扎了个苹果电脑,才算完事儿。

这天晚上看了看钟,九点了,该关门了,做我们这行的,九点一过就不能再接单,因为很有可能买东西的不是活人。

门还没来得及关上,一辆酒红色的小车疾驰而来,停在我的店门口,我一看,马萨拉蒂,这绝对是土豪啊。

车上下来一个中年男人,穿着西装,问:“是姜家花圈店吗?”

我点了点头,他说:“我要做一整套,三个小时,能不能做完?”

我有些为难,所谓一整套,就是包括纸房子、纸人、家具、家电等等,所有活人用的东西都要齐全,三个小时根本做不完。

“我们出三倍的价钱。”中年男人说,“其他东西可以用你们店里现成的,但是纸人必须现扎。”

三倍价钱,当然要接!

我把工具找出来,开始扎纸人,扎出一个人形的轮廓,该画脸了,我问他:“要谁的脸?”

“你的就行了。”他说。

“那怎么行?”我不干了,“哪有把自己的脸画纸人上的,多晦气。”

“我出十万。”他说。

十万!我动心了,如果再有十万,我爸欠下的债务就能还清,到时候我就能继续画画了。

“你真的给十万?”我有些不信。

中年男人很干脆,问了我的银行卡号,当场就给我打了十万,我收到钱,心里很高兴,也不管忌讳不忌讳了,很快就把我自己的脸画好,还美化了一下。

一般这种纸人,都会画上情趣服饰,我自己的脸画那种衣服有些不好意思,就画了一件连衣裙,看起来很性感,又有点优雅。

这个纸人我做得很开心,客户也很满意,本来纸人一般要做一对,他说不用了,我就叫了一辆卡车,将东西全都送到他给的那个地址。

做完都十二点了,我干脆就在店里睡下,不知怎么的,我感觉自己迷迷糊糊地走了出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走到了一栋别墅前。

那别墅特别豪华,还带草坪和花园,我不知怎么就进了那别墅,里面装修得也很豪华,这沙发、这床,一看就很贵,几十万那种。

忽然有双手伸了出来,从后面抱住了我,我感觉有个男人贴在我的背后,凑到我的耳边说:“你就是他们给我送来的女人?很好,我很满意。”

那个男人身上很冰,我转过身一看,好帅啊,我就从来没见过那么帅的人,我一定是在做梦,要是在现实中,这么帅的男人怎么会抱我啊。

我长得还算可以,但我们家是开花圈店的,从小别人就不爱跟我玩儿,就算哪个男生对我有点意思了,一听说我家是做这行的,就没有下文了,后来我自己扎纸人,更没有男人理我了。

既然是做梦,我就不管那么多了,捏了捏他的脸,说:“帅哥,你长得真好看。”

他笑了笑,笑起来更好看,眼睫毛很长,我还没欣赏够呢,他就把我打横抱了起来。

我有些脸红,但一想这是做梦啊,脸红个什么劲儿,我都二十三岁了,再过两年都是剩女了,做个美梦怎么了?何况他长得这么帅,恐怕那些电影明星都比不上他,这样的梦也不是天天都能有的。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宠物。”他的声音特别好听,低沉有磁性,我胡乱地答应着,紧紧抱住了他的腰。

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我拍了拍脸,没想到我居然会做这种梦,可惜啊,要是现实中我也有这样好看的男朋友就好了。

我去厕所洗漱,照镜子的时候发现我居然变好看了,真不是我自恋,皮肤也白了,眼睛好像也稍微大了一些,感觉连肚子上的赘肉都少了好多,以前我是有小肚子的,还有个小小的游泳圈,现在都没有了。

我有点小得意,再这么瘦下去,我就成名模身材了。

可是,怎么感觉小腹有点痛?难道是大姨妈来访了?

我也没太在意,照常开店做生意,没想到晚上一睡着,又梦见了那栋别墅,还有那个好看得不得了的男人。

第二天一照镜子,感觉自己又好看了一些,这种梦还有美容的功效?

我正欣赏呢,忽然发现我脖子上有一团红的,再往下看,发现身上到处都有这种红的,特别是胸口,非常多,腿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

怎么回事?

我没吃过猪肉,但还看过猪跑,这不就是书上说的那什么吻痕吗?

难不成那不是梦?

再仔细一想,我吓得脸都白了,怪不得我觉得那别墅很眼熟呢,那不就是我扎的纸房子吗?照着国外的庄园扎的,要价三千,放在店里很久都没卖出去,那天卖给那个开马萨拉蒂的土豪了。

等等,那屋子里的家具不都跟我扎的一模一样吗?还有我梦里穿的低胸连衣裙,不就是我当时给纸人画的吗?

我见鬼了?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找出中年男人留给我的地址,打了个车过去,是一处私人墓地,修得特别豪华,还立着两只石头狮子。

我找到墓碑一看,吓得差点晕过去,墓碑上贴着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年轻男人,不就是我前两天晚上梦到的那个男人吗?

墓碑上写着:周禹浩之墓,生于一九九零年,死于二零一五年。

他已经死了一年了!

突然,我看见照片上的年轻男人似乎对着我笑了一下,我吓得连忙爬起来,头都不回地跑了。

我不敢去店里,直接回了家,我无力地躺在沙发上,我做这一行两年多了,曾经有人让我仿照活人扎纸人,据说那是一对青年夫妻,刚结婚不久,老公出车祸去世了,老婆一连几个晚上都梦到他回来,说舍不得她,要带她走。

老婆吓坏了,她家老人是懂行的,带着她找到我,要我照着她的样子给她扎一个纸人,然后在纸人背后写上她的生辰八字,到老公的坟上烧了,让纸人代替她去陪她老公了。

用纸人代替活人的事我听得多,用活人代替纸人的,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忽然我听见卧室里有声音,我吓了一跳,难道是梦里的那个男鬼跟来了?还是有小偷?

我战战兢兢地问:“谁?”

卧室的门开了,一个身材很瘦的男人走了出来,我惊讶地问:“熊睿?你怎么在这里?”

熊睿是我的表哥,他妈妈和我妈是亲姐妹。我这个表哥不学无术,初中毕业后就没再读书了,总是和社会上的混混们一起鬼混。

他手上拿着一张银行卡,我又惊讶又生气:“你拿着我的银行卡干什么?”

熊睿冲上来拉着我说:“姜琳,我走投无路了,你帮帮我吧,借我十万。”

评论专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提交成功,请等待审核。

编辑推荐

  • 56598748温软软陆擎宇
    56598748温软软陆擎宇

    山苑别墅。古老的钟滴答滴答的响着,整栋别墅寂静无声。温软软坐在沙发上,垂眸看着手中的检查报告,指尖发凉。

    作者:佚名
  • 温软软陆擎宇
    温软软陆擎宇

    温软软心头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忘了,我才是你的妻子!”“可欣儿是我的妹妹,你别无理取闹了!”陆擎宇苦口婆心。温软软骤然失语,细细打量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却不知为何觉得无比陌生。

    作者:佚名
  • 岑上心头
    岑上心头

    被迫替嫁后,岑也一心只想搞钱。当个花钱不眨眼的阔太太,哪怕头顶青青草原一望无际,也没关系。后来,心底在乎的人都死了,她也腻了这种混吃等死的生活,便提出了离婚。

    作者:写己
  • 我和总裁要官宣
    我和总裁要官宣

    一觉醒来睡了男神是什么感受!男神还要和她结婚!她是上辈子拯救了宇宙吗?这样的她是不是太幸运了!

    作者:是真可爱啊
  • 宋馥陆逸君
    宋馥陆逸君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跟陆逸君睡在了一起,真是罪过大了。

    作者:是真可爱啊
  • 桑墨现代鬼医穿越文
    桑墨现代鬼医穿越文

    惨死二十一世纪的天才鬼医桑墨再次睁眼时,却发现她已经成了京都里暴虐成性的残废王爷正妃。本以为就此能安稳度过余生,却不料被冷虐无情的“杀神”八王爷盯上。“本王给了你半个天下,你这就想走?”

    作者:以安兮乐

猜你喜欢

  • 苏慕谨楚傲天
    苏慕谨楚傲天

    “从现在起,那幅刺绣是雨柔为了皇上大寿,不眠不休绣出来的。”楚傲天凉薄的声音响起。苏慕谨愣住,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良久,她声音轻颤:“为什么?”“因为你挡了雨柔的路。”

    作者:佚名
  • 王妃名动全世界桑墨
    王妃名动全世界桑墨

    二十一世纪的天才鬼医桑墨再次睁眼时,却发现她已经成了京都里暴虐成性的残废王爷正妃。不光被钉入棺材,还要被封棺活葬!

    作者:以安兮乐
  • 颠鸾倒凤双生劫花锦纪庭轩
    颠鸾倒凤双生劫花锦纪庭轩

    花轻梦满脸踌躇,纪庭轩便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往前走:“睿王府一直在等待着它的女主人,我也在等你,走吧,我们去正门接受祝福。”

    作者:爱吃辣椒
  • 熙月慕容炎命余三月
    熙月慕容炎命余三月

    她看着从老太医手中接过的药丸,唇齿相颤:"吃了它,往后三个月我当真便会像患了肺痨一般死去?"

    作者:佚名
  • 倾国帝姬武媚武商第一章摄政王娶妻
    倾国帝姬武媚武商第一章摄政王娶妻

    说起这个武商,和武皇帝之间的恩恩怨怨,大概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这回武皇帝恐怕也是受到胁迫才把女儿嫁给他。

    作者:武娘
  • 武媚武商摄政王的绝色帝姬
    武媚武商摄政王的绝色帝姬

    说起来,武商和武媚之间可以说是颇有渊源,两人背后的族亲关系乱得如猫儿玩过的线球,但是武商对武媚多年来情有独钟,在各方反对声浪之下一力弹压,终于在今日抱得美人归。

    作者:武娘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