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夫人独宠病娇大佬

全能夫人独宠病娇大佬

类型:言情
简介:主角是顾烟萝秦无妄的小说是《全能夫人独宠病娇大佬》,全能夫人独宠病娇大佬是一部由作者“苏蔓殊”精心制作的小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本站免费阅读。
作者:苏蔓殊状态:连载中创建:2021-02-23
立即阅读 投诉
简介:主角是顾烟萝秦无妄的小说是《全能夫人独宠病娇大佬》,全能夫人独宠病娇大佬是一部由作者“苏蔓殊”精心制作的小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本站免费阅读。帝国上流圈皆知,古老财阀顾氏有个漂亮的弱智千金顾烟萝。结果弱智刚回归帝国,就直接手废恶臭狗男女一战成名,摇身一变,成了个蛇蝎心肠的毒美人。

全能夫人独宠病娇大佬精彩节选

他很冷,即使裹着厚实的棉被,可在冰天雪地中,没有任何作用。

男人晦暗的眼眸难掩病色。

俊美迷人的容颜苍白如纸。

他在强撑。

他在发烧。

在阴沉沉的开口说了句话后,寒风灌入口中,他止不住的剧烈咳嗽起来。

顾烟萝走在前。

她对身后两个男人,都采取漠不关心的态度。

以至于身后男人脚步开始虚浮,也浑然未觉。

“是夫妻,你信吗?”

姬霄故意的,阴冷笑着,斜眼瞥向身侧男人。

“太假。”年轻男人重咳,冷嗤反驳。

但是他又明白,顾烟萝和姬霄的关系,绝不简单。

心跳如鼓点,他想探知,却又莫名害怕这个答案。

男女关系?

“患难与共,过命交情。”

顾烟萝漫不经心回答,这是实话。

姬霄惊喜的看着顾烟萝,然后炫耀的瞥向身侧男人,甚至用胳膊肘撞了男人一下,“听到没?过命交情!”

“……”

就像胸口被重击,呼吸不上来。

男人浑身冰冷,头痛欲裂间,面容惨白。

姬霄这么一撞,他支撑不住的斜倒下。

“woc?碰瓷?”

姬霄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

顾烟萝感觉不对,倏然转身,见裹紧被子的男人虚弱憔悴的倒在地上,美眸泛着冷色,凌厉的剜了姬霄一眼。

“你干的?”

姬霄无辜的眨了眨蓝眸,懵了。

“我……我她妈就哥俩好的撞了他一下,谁知道他这么弱?”姬霄生怕自己解释不清,还示范的撞了下顾烟萝手臂,“你看,就这么撞的,这玩意儿怎么跟个病秧子似的?”

风雪扬起顾烟萝浓密的乌发,她蹲下身,神情凝重,伸手抚向了男人滚烫的额头。

“高烧。”

姬霄大惊小怪,满脸不可思议,“什么?我把人撞高烧了?”

“滚!还开玩笑呢?你不看看我们在什么地方!”

姬霄瞬间不笑了,收起玩世不恭的态度。

是啊,冰天雪地,零下二十多度,高烧。

要是不快想办法,这人得死这儿。

不过,死了就死了啊。

他家烟烟怎么就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了?

#

男人胸口压抑的起起伏伏,他浑身滚烫,神经性的头痛让他苦不堪言。

雪地中,男人的丝质衬衫早已被融化的雪染湿,冷白皮的无暇肌肤,肌肉纹理,美的如艺术品,却也仿佛脆弱的不堪一击。

“烟烟,怎么办?”

“要不然把他送回去?”姬霄提议。

“来不及了。”

顾烟萝面不改色,扯开男人身上的丝质衬衫,丢开。

然后迅速褪下自己的狐裘大衣,呢绒大衣,穿在了男人身上,裹紧他,搂在怀里,拥住,不停的搓着他全身。

她在想方设法的先让男人暖和起来。

天寒地冻。

顾烟萝的身上,仅剩一条高雅精致的淡紫长裙。

奇怪的是,她面色依旧红润。

这刺骨的寒风,可怕的低温,完全未给她造成任何影响,就像完全感觉不到冷。

“阿霄,豹纹大衣盖他腿上。”

“woc?凭什么?”姬霄不乐意了。

顾烟萝眼底射出不怒自威的锐利,冷斥:

“你知道这种寒冷根本对我们造不成任何影响!但他和我们不一样。”

姬霄冷哼,听话的褪下豹纹大衣,不情不愿盖在了男人腿上,包住。

#

时间一点点流逝。

意识模糊的年轻男人在感觉到丝丝暖意的刹那。

他逐渐恢复了意识。

他虚弱的睁开黯然的眼眸,入眼便是女人的似雪的肌肤,迷人的锁骨,深深的沟壑,还有沁人心脾的独特芳香。

他心头一跳,意识到顾烟萝把自己的保暖衣物全裹在了自己身上,抵抗挣扎。

“穿上!我不需要!”

雪地中,这女人竟只穿了一条单薄的长裙!

他是个男人,绝不能让一个女人如此。

顾烟萝低额,人醒了。

她神色冷静,长睫垂下,眉眼美的惊人,语气却淡漠:“别闹。”

说着,顾烟萝双臂紧锁住男人的手,环抱着他,用力禁锢住。

姬霄雅痞的蹲在一旁,吊儿郎当,笑:“兄弟,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我都没这待遇,给你穿就受着,反正我们又冻不死。”

“……”

为什么冻不死?

男人心底生疑。

可是,他没那么多精力和力气去思考这么复杂的问题。

因方才挣扎,寒风灌入大衣中,他下意识往顾烟萝怀里缩了缩,虚弱呢喃:“还是冷……”

那语气,格外的无助,声音发颤,让人不忍。

顾烟萝只能抱着他,纤细的手臂收的更紧,她瞥一眼姬霄,冷声:“毛衣。”

姬霄不满,“烟烟!老子毛衣里面没了!”

顾烟萝仰眸,掐着嗓子,装撒娇:“那,我想看雪地luo.奔。”

姬霄最受不了顾烟萝这声音。

“cao!顾烟萝你就是我祖宗!”

姬霄愤愤然的褪下自己的白色高领毛衣,扔给顾烟萝,然后很没骨气的,开始围着顾烟萝转圈奔跑,画面十分“感人”。

“满意不!”

妖孽一样英俊的男人袒露上身,雪地奔跑,大喊。

“开心。”

顾烟萝优雅静坐在雪地间,垂眸,莞尔一笑。

男人仰眸,胸膛起伏,他凝视着顾烟萝那张瓷白绝美的小脸,仅一笑,便有一股能把人魂勾去的魔力。

他看的出神。

浑然未觉自己鼻间默默淌下两道血迹。

顾烟萝挑眉,“你流鼻血了。”

一看到男人流鼻血,姬霄跳了过来,嘲笑道:“该不会被烟烟迷住,受不了了?”

男人慢条斯理擦去鼻血,脸色惨白的吓人。

“没关系,没人笑你。”姬霄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然而,五分钟后,男人的鼻血没止住,甚至流的更凶。

他不停的擦,血不停的渗。

苍白的俊脸全是血迹。

手心、手背,甚至顾烟萝的衣服上,也沾满了血。

痞笑的姬霄,表情僵住。

淡漠的顾烟萝,神情紧绷。

“抱歉,把你衣服弄脏了……”

男人虚弱,头埋在顾烟萝怀里,无力的笑,眼神迷离。

顾烟萝盯着男人,目光凝重。

他太淡定了。

似乎早已习惯自己流鼻血的症状。

这绝对不是第一次。

这个男人,应该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

血根本止不住。

姬霄也开始帮他擦血。

短短几秒,姬霄满手染血。

“烟烟,这人……”

姬霄难得正经,拧眉盯着顾烟萝。

“我知道,再止不住,他会失血过多而休克,加上高烧,以及这里的环境,如果半小时内不送医,他会死。”

她话音刚落,男人满是血的手,抓住她的手腕。

“我想好了。”他声音低冷。

“什么?”顾烟萝微微一怔。

“列车上,你让我想,你救我,能给你什么好处……”

顾烟萝轻轻拭去男人鼻间的血。

她恍然大悟,语调缓慢,“所以,是什么?”

“把我留这。”

男人迷人的眼眸有些涣散。

“丢这吧……没关系……不想拖累你们……”

顾烟萝猛怔,心脏一顿。

这个男人,没有求生欲。

一点都没有了。

他好像明白这个环境下,他没有活路,所以放弃了自己。

他不想麻烦她。

怀中虚弱的人还想再说些什么。

但是眼皮一阵阵发沉……

他渐渐失去了意识,昏迷在了顾烟萝的怀里。

“烟烟,他说的没错,把他留这吧。”姬霄盯着顾烟萝,“你不是菩萨,我也不是上帝,我们还有事要做,救不了他。”

顾烟萝淡漠的神情,看不出任何情绪。

她低眸,凝着失去意识的俊美男人,那无力的手,虚搭在她腰际,脆弱的让人心疼。

她收起情绪,将男人置于雪地,盖好大衣,起身,冷然的掸了掸身上的落雪。

“你卫星电话呢?”

“早特么丢了。”姬霄一愣,“干嘛?”

“早前我们没会合时,我误入这男人的包厢,他解决了一个想远程狙杀我的人,我记得当时方位是西南方八百米开外的山丘顶,尸体应该还在那,他身边应该有卫星电话。”

姬霄暗惊,不可思议的看着昏迷的男人。

这人还有这能耐?

顾烟萝冷静的环顾四周,精准的计算着他们偏离的方位,和尸体大约所在的山丘位置。

然后,她指向了距离他们两百米外的一座小山丘。

“就在那,尸体应该被埋了,你去找找那尸体身上有没有通讯器。”

姬霄点头,然后掉头就跑没了影。

留下若有所思的顾烟萝,低眸,目光冷漠深幽的凝视着地上昏迷的男人。

三秒,她做了个决定。

于是,她跪地,指纹密码解锁随身携带的银箱。

“咔哒”一声。

手提箱打开了。

低温气体弥漫散开。

两支装满蓝色不明液体的玻璃管药剂,静静的躺在里面。

顾烟萝面无表情。

她熟练的用金属注射器,分别在两支玻璃管内,抽出2毫克的神秘液体。

-

喜欢文文的宝宝,可加入书架,五星好评哦!

也可以多多留言,和我互动~我最爱和读者唠嗑了,hhhh。

老夫的妈妈心泛滥了。

评论专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提交成功,请等待审核。

编辑推荐

  • 王婿至尊
    王婿至尊

    一代杀手之王罗晨为报兄弟救命之恩,甘愿入赘萧家迎娶萧山市第一丑女为妻...... 从此谁敢期她,杀了! 那个家族敢辱她,灭了!

    作者:韶颜
  • 我先生是商界大佬
    我先生是商界大佬

    “苏小姐,我怀了他的孩子,你能跟他离婚吗?” 结婚三年,苏遥第一次回国就被小三大摇大摆的欺压到脸上。 她本想直接离婚,谁知道她那个只有数面之缘的丈夫却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不仅帮她解围,还亲自帮她上药?!

    作者:奈奈
  • 最浅的念想南风
    最浅的念想南风

    她以为她会最爱的人白头到老,可直到家破人亡的那一刻,她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他从来都不爱她。

    作者:大瓶雪花
  • 秦先生的小心肝
    秦先生的小心肝

    她是从小不被待见,傅家人眼中的外人,苏沫。 他是秦家大少爷,荣事集团唯一继承人,秦缀。 秦缀为了爷爷的病,四处奔波,只为寻到那赫赫有名的神医——苏沫。

    作者:火箭少女
  • 战神之父
    战神之父

    他是大夏四大战神之父,功高震主,被迫退役。 本想平凡余生,未料女儿被欺,妻子受辱..

    作者:张龙虎
  • 爱有多深恨有多切
    爱有多深恨有多切

    傅沐得知自己的生命所剩不久,她决定用剩下的生命来给阎立风留下一个孩子。可阎立风却一次次的误会她、折磨她。她终于死心离开。

    作者:大瓶雪

猜你喜欢

  • 叶知画慕九云
    叶知画慕九云

    叶修宜的笑刺痛了叶知画的眼球。可笑,简直可笑,亏她把这个蛇蝎女人当做是自己最亲的姐妹,向来推心置腹,无所不说。结果竟然换来如今这惨淡下场,还连累了疼爱自己的外公和大哥。

    作者:叽歪歪
  • 总裁非要碰瓷我
    总裁非要碰瓷我

    乔家大院的乔老板人美心善,闲时养花遛狗,日子过得自在潇洒。直到某天,她撞了鼎鼎有名的商家少爷,从此开启了被碰瓷的日常!传闻商家的少爷商祁是事业狂魔,不近女色。然而,一向低调的商少却开始频频出现在大众面前。

    作者:贺相知
  • 乔佳人商祁
    乔佳人商祁

    乔佳人不敢看他,赶紧滚向自己的车。这个人是恶魔转世吗?太可怕了!她拉开车门,前脚刚踏进去就顿住了,她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走了,真走了这男人就死定了,只好折返了回去。

    作者:贺相知
  • 共行平沙万里
    共行平沙万里

    走马西来欲到天,平沙万里绝人烟。女将军段始凝却偏要闯一闯这平沙万里。什么?这个从天而降的王爷也要和她一起?

    作者:陈旨麒
  • 我在冷宫修古董
    我在冷宫修古董

    苏巧灵可是个最具天赋的修复师,然而当她准备进宫的那一刻,她不知前方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怎样的命运,不过对于这些苏巧灵根本就不在乎,她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对于宫廷里的那些勾心斗角,随便听听也就罢了。

    作者:奇乐桃
  • 苏宁徵赵仲扬
    苏宁徵赵仲扬

    蒙贞静看着乖巧的苏宁徵,眼里闪过鄙夷,转顺间又慈爱的笑着拿出一玉药瓶:“宁徵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这是母亲好不容易求着宫里的御医才得来的生肌膏,你每日涂抹定会恢复美貌的。”

    作者:五囍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