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倾雪傅玉夭

李倾雪傅玉夭

类型:古风
简介:本站在此提供李倾雪傅玉夭全本在线看,李倾雪傅玉夭最新章节目录列表,由作者八不鱼倾心著作完成,主要讲述了李倾雪傅玉夭的故事。
作者:八不鱼状态:连载中创建:2021-02-22
立即阅读 投诉
简介:本站在此提供李倾雪傅玉夭全本在线看,李倾雪傅玉夭最新章节目录列表,由作者八不鱼倾心著作完成,主要讲述了李倾雪傅玉夭的故事。颜控的亡国公主公主×爱吃甜点的傲娇御史生存法则一:藏好自己的身份;生存法则二:不要试图去扰乱江山;生存法则三:听阿娘的话,找个自己喜欢的男孩子嫁了,最好位高权重能够保护自己!“大人,我这一辈子的幸运,好像都用来遇见你了……”

李倾雪傅玉夭精彩节选

顾余是名义上的皇亲国戚,傅玉夭有楚王给的通行令牌,加上皇帝口谕,两人很快就进了内宫。

顾余带路,傅玉夭跟在他身后,抱着沉重的箱子实在快不起来,顾余一开始以为是自己步伐太大她才跟不上,自己慢下来她也还是会比他慢,有时候还会停下来。顾余回头看见她满头大汗,这才明白缘由。

毕竟是诗书礼教中养出来的君子,遇人困难总要帮一把,顾余一言不发接过了箱子,放慢了步伐带路。

不多时,两人来到了约定好的撷芳园,侍从迎上来:“顾大人诸位娘娘已经在里面等着了,请稍等片刻,奴才为您通传。”

顾余点了点头,那侍从进去,很快便出来了,依旧笑眯眯地:“娘娘请大人进去喝茶。这位姑娘,”他转向傅玉夭,“贵妃娘娘请您在园外稍等片刻。”

顾余看了她一眼抱着箱子进去了,傅玉夭什么也没说自觉站在了园外。

她当然知道为什么。

当今皇帝风流成性后宫里美人无数,得宠与失宠也就在眨眼之间。

那几个王爷或许在宫中提及过她的容貌,这些久居深宫的女人怎么会对她百般宽容?尤其是最近得宠的贵妃,不比皇后端庄持重,自然可以由着性子刁难她。

日头渐毒,傅玉夭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眼前开始模糊。

由远及近传来一片欢声笑语,傅玉夭抬眼,见着一群打扮艳丽的少女说笑着走过来了,身后跟着大批仆人,举着各色的油纸伞。

当朝的十三位公主,应当没错了。

傅玉夭往旁边让了让,公主们被各色的香气簇拥着,各色鲜艳的纱衣从傅玉夭旁边飘过去,她眼花缭乱,同时内心暗自失望——没有她想要找的人。

“这里怎么站着一个姑娘,日头这么毒,热坏了怎么办?”忽然有个声音问门前的侍从,声音轻柔,有些弱弱的。

傅玉夭抬头,见着一个打扮素净、身材纤细的少女,没有那十几位公主的明艳,却自带几分清丽炎炎夏日令人舒心。

“回泠公主,这是今天的裁缝,等着贵妃娘娘传唤呢。”

泠公主,当朝公主闺名以“月”字为缀,泠月公主,也就是当朝的第十三位公主皇后唯一所出……

傅玉夭眼前一花踉跄了一下,萧泠月连忙去扶她,唤来侍从给她撑伞。

“日头这样毒贵妃娘娘还是不许她进去吗?”萧泠月有些急,但是却没有摆出半分嫡公主的架子,所以也没什么威慑力。

所以那侍从也只是摇了摇头。

萧泠月急得没办法,只能让自己的两个侍女扶住傅玉夭,自己则快步走进园子里,似乎是要去给傅玉夭求情。

她走到半路,就见到了往外走的顾余。

萧泠月喊了一声表兄,说了一下门外的傅玉夭,顾余让她放心,自己这就是带她进去的。

萧泠月这才喜笑颜开,准备和顾余一起来接傅玉夭,顾余阻止她:“殿下还是快进去吧,皇后娘娘等了好半天了。”

萧泠月说了声也好,就往亭子那边去了。

傅玉夭透过眼睫上的汗水看见了顾余,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伸手递过来一块方帕,傅玉夭接了过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顾余吩咐了一声,侍从就放傅玉夭进去了。

接近亭子,傅玉夭就听见一个清越动听的声音在肆意说笑,顾余停下来嘱咐道:“宁愿得罪皇后,也不要得罪贵妃。”

傅玉夭应了一声,随他快步走进亭子,然后规规矩矩目不斜视地在亭子中间跪下行礼:“草民傅玉夭,见过各位贵人。”

“姑娘久等,起来吧。”首座传来声音,温婉端庄,应当是皇后。

傅玉夭起身,不一会儿就听见那个清越动听的声音在身侧说:“听楚王和赵王两位殿下如此那般夸耀,还以为是何等美人呢,居然如此资质平平。”

“草民贱质,何能及娘娘万分之一?”傅玉夭如此答道,内心万分庆幸自己今日有先见之明穿上了掩形衣,让自己看起来泯然众人,不然就这等善妒之风,她今天恐怕难以全须全尾地回去。

“几位王爷所说确有偏差,但是也有所言确实的,诸位看看这位姑娘身上的衣服,真是十分精致呢。”

傅玉夭今天简单地在中衣外罩了一层浅蓝色纱衣,纱衣极轻,随风摇曳,衣上绣的荷花仿佛开在水中摇摆一般生动,配上中衣上巧妙的云朵和水纹,仿佛水天一色,意境深远。

贵妃终于松口赞叹了一下:“倒还不错。”

“这衣裳像画儿一样,当真漂亮呢。”萧泠月笑着赞道。

傅玉夭道:“贵人们谬赞,不过雕虫小技,若能为贵人们裁衣,草民更当尽心尽力。”

贵妃冷笑道:“民间来的裁缝,谁知道身上有没有带着不干净的病?这衣裳我可不敢穿。”

“贵妃,”皇后正色道,“傅姑娘是陛下召进宫来为诸位姐妹裁衣的,你若不想,便就此作罢,你可自行离去。”

皇后和贵妃交火,没人敢插嘴。

萧泠月鼓足了勇气站出来,道:“母后,儿臣看这傅姑娘的衣服喜欢得紧,不如让儿臣先尝个鲜?”

皇后顺了顺气,道:“也好。”

一直在一旁喝茶吃点心的顾余把傅玉夭的箱子放到她面前,然后静立一旁,同他人一起静静等待。

傅玉夭打开箱子,从摆放整齐的各色工具中找出一条软尺,一边量着萧泠月的身高尺寸,一边问:“殿下可有喜欢的花色?”

“海棠花可以吗?”

“当然可以,那殿下应该更喜欢素雅一些的款式吧?”

“艳丽一些也可以的,做你擅长的就好。”

“草民知道了。”傅玉夭收了软尺,恭敬道:“三日后,草民会将成衣带给殿下。”

“好。”小公主笑着,清丽动人,傅玉夭也难得回报以真心的笑容。

回程的马车上,顾余和傅玉夭又对坐无言,顾余支着下巴发呆,傅玉夭则在构思着给萧泠月做的衣裳。

不自觉地,傅玉夭像问客人一样地开口:“泠公主应该不是很受宠吧?”

问完她就愣住了,车里的另一个人可不是她的客人,两人甚至连话也没怎么说过。

顾余开口,似乎并没有觉得不妥:“皇后盼了很多年,盼来的却是一个女儿,皇上膝下儿女多的自己都数不清,更不会在意一个公主,她自己又没有争宠的心思,性格太过软弱,又因为是嫡出,庶出的姐姐们不大爱搭理她,所以这个小公主在宫里其实并不起眼。”

“原来如此……说来今天应该是大人今天替我求情了,我才能这么快就进去,还是要谢谢大人。”

“我受托于楚王,照顾他的媒人,你不必如此。”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两人都以为到了地方,正准备下车,就听见马车外面传来声音:“这是顾大人的马车吧?果然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顾余和傅玉夭俱是一愣,然后辨别出来了这是楚王的声音。

两人下车,就见楚王的车架在一旁停着,他也刚刚下车,见着顾余带着一个人从马车里出来高兴得很:“正好,小王在花月楼设了一个小席面,准备正式地给馆主道个歉……”楚王说着说着就停下来了,“傅馆主……”

傅玉夭这才想起来,自己穿了掩形衣,在楚王眼里,现在站在顾余旁边的不过是个普通人。她连忙说:“殿下,昨天方才见过,这就不认得我了?”

穿上了掩形衣,不知情的人看不出来,但是一旦局外人接受了这人是谁的真相,他就能摆脱掩形衣的控制。

楚王听见傅玉夭的声音,再看向这个女孩,揉了揉眼睛,恍然大悟:“原来你在此处,我不知道是怎么恍惚了,抱歉。那既然你二位都在这里,就随我一起去吧,也是为了谢谢顾大人的帮忙。”

傅玉夭松了一口气,楚王的这个席面估计还有别人去,说来麻烦,但是傅玉夭不怎么有拒绝的权力,毕竟这个席面开设有她的原因,她怎么好去拒绝,倒是顾余,听了这话第一反应是拒绝,理由是公务繁忙。

顾余编这谎话显然也极不用心,帝都里比顾余官职高的人少之又少,但是论清闲,无所畏惧的顾余在帝都可谓是没有敌手。他此刻拒绝这个席面,怕是也不想应酬。

顾余刚刚告辞,步子还没迈出去,就听见楚王在他身后说:“,花月楼的全席宴,茶是滤了茶叶的美人翠,除此之外还有木兰坊的十大招牌点心,这样的席面可是难得一见,不去简直是可惜了,哎呀……”

楚王说到木兰坊的时候,顾余就停了下来,然后继续面不改色地站了回来,好像刚刚想要离开的不是他一样。

楚王哈哈大笑:“那就请顾大人上车吧。”

顾余点点头,依旧是面不改色地上了楚王的车架。

楚王这时忍着笑,压低了声音对傅玉夭说:“馆主日后就是这位顾大人的邻居,大可以学着这招,咱们顾大人软硬不吃,就喜欢吃点甜食点心什么的,要想贿赂他,用这些就够了。”

傅玉夭点点头,表示甚是受用:“多谢王爷。”

顾余其实在车里把两人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这时他掀起车帘:“还走吗?”

“走走走。”楚王连忙领着傅玉夭上车。

这一场席面吃的傅玉夭心不在焉的,她一边想着该怎么给萧泠月设计衣裳,一边应付着楚王他们,全然不像顾余,吃的心无旁骛。

在浑浑噩噩里,席面结束了,照样是顾余和傅玉夭同乘回到秦园

“三日后,照旧是我来接你。”顾余叮嘱道。

“那就有劳大人了。”

第二日一早,顾余就收到了傅玉夭送来的草图,送到宫里,萧泠月连忙点头,傅玉夭便正式开工了。

听说裁云馆主制衣从不许人在旁观看,顾余便很自觉地没有去打扰她,连着两天,顾余都没听到她院里有一点动静。

第三日未时,傅玉夭依旧穿上了那件掩形衣,抱着工具箱和一个乌木盒子在门前等顾余。

许是三天时间太紧,傅玉夭眼下一片乌青。

顾余顺手接过她手上两个箱子,领她上了车。

这次轮到傅玉夭闭目养神了。

顾余的眼神有意无意地就凝聚在了她身上。

不知从哪里来的女子,眉目间带着异域风情,行事不像普通商人。最大的疑点就是身怀灵器。

顾余眼睛不好,但是却有一眼看出先天灵宝的能力,第一次见到傅玉夭,他就看见了那支白玉簪上的异样光华,簪身有一缕红色贯穿,缓缓流转,非得是罕见的先天灵宝才有的样子。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这些年来拥有灵器的,无论是边境小国、草原部落还是名门望族都难逃覆灭,这样一个势单力薄的女子怀着灵器,来到天子脚下,又有什么样的目的呢?

傅玉夭。

顾余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把这个名字在心里念了一遍。

玉夭……玉……

顾余仔细地看着。可能是怕进宫会暴露,傅玉夭这次和上次都没有戴上那支白玉簪。

此时累极了的她靠着车板睡着,半散下来的长发垂至腰间。

马车在路上颠簸,她的长发慢慢滑到身后,修长白皙的脖颈露了出来。

不知是不是光线问题,顾余隐约看见她脖子上有一条疤,狰狞可怖。

待他眯着眼想看个仔细时,马车颠簸地厉害,傅玉夭惊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顾余失去了看个明白的机会。

久远的记忆浮上来。

“我叫布尔其娅,在玉族语里是‘自由的小女儿’的意思。”

“小女儿,中原语里的小孩子都叫‘幺’不过如果你要取中文名的话,不如用‘夭’字,是草木繁茂的意思。”少年隔空把那个字写给小女孩看。

脏兮兮的小女孩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很喜欢这个字:“我们木格桑村,是最茂盛的草场。”

“傅玉……夭?”顾余失了神,念出声来。

傅玉夭原本准备下车了,听到顾余喊她,于是转过头来:“大人,怎么了吗?”

顾余连忙摇头,神色有些慌张:“没事,没事。”

傅玉夭觉得奇怪,但是眼下没时间顾及他,于是道:“到了,下车吧。”

顾余涩声道:“好。”

傅玉夭比他先下车,顾余看着她的背影,喃喃自语一般,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着:“原来你还平安着啊,夭夭。”

评论专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提交成功,请等待审核。

编辑推荐

  • 杨凡吕如雪南境战神
    杨凡吕如雪南境战神

    “天帝,终于让我找到您了,真是天佑我华国!“您消失这三年,若不是您的那把残剑,边境早已被敌军进犯!“如今您殉国的消息不知被谁传出,敌军派出十万精兵,准备进攻我南境领地!

    作者:佚名
  • 至高狂婿杨凡
    至高狂婿杨凡

    “天帝,终于让我找到您了,真是天佑我华国!“您消失这三年,若不是您的那把残剑,边境早已被敌军进犯!“如今您殉国的消息不知被谁传出,敌军派出十万精兵,准备进攻我南境领地!

    作者:佚名
  • 天帝杨凡
    天帝杨凡

    “天帝,终于让我找到您了,真是天佑我华国!“您消失这三年,若不是您的那把残剑,边境早已被敌军进犯!“如今您殉国的消息不知被谁传出,敌军派出十万精兵,准备进攻我南境领地!

    作者:佚名
  • 奇术村医楚河
    奇术村医楚河

    父母双亡,虽然上了大学,但是仍然摆脱不了落魄的命运。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先辈的传承,从此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一步步走向人生赢家。

    作者:豆包舔酸奶
  • 苏牧全球捉迷藏
    苏牧全球捉迷藏

    苏牧穿越到平行世界,这个世界所有人到了十八岁就要被强制进入捉迷藏空间,成为挑战者! 在捉迷藏的空间中开始各种类型的捉迷藏游戏!

    作者:娱乐天王
  • 全球捉迷藏开局获得作弊模式
    全球捉迷藏开局获得作弊模式

    苏牧穿越到平行世界,这个世界所有人到了十八岁就要被强制进入捉迷藏空间,成为挑战者! 在捉迷藏的空间中开始各种类型的捉迷藏游戏!

    作者:娱乐天王

猜你喜欢

  • 剑皇方辰叶琳
    剑皇方辰叶琳

    门外8000人御剑齐喊:“恭请剑皇下山!”掌门:剑皇是谁?外门底子方辰默默起身!

    作者:佚名
  • 剑破九天方辰叶紫
    剑破九天方辰叶紫

    门外8000人御剑齐喊:“恭请剑皇下山!”掌门:剑皇是谁?外门底子方辰默默起身!

    作者:佚名
  • 轮回碗许无舟
    轮回碗许无舟

    许无舟穿越了,惊愕的他发现自己成了上门女婿,不只是公认的废物蛀虫,还在新婚之夜躺在了新娘闺蜜的床上。

    作者:纯情犀利哥
  • 穿越异世成上门女婿
    穿越异世成上门女婿

    许无舟穿越了,惊愕的他发现自己成了上门女婿,不只是公认的废物蛀虫,还在新婚之夜躺在了新娘闺蜜的床上。

    作者:纯情犀利哥
  • 慕冉本王等了你十年
    慕冉本王等了你十年

    少年傅祈杀人如麻,心狠手辣。 满朝文武胆颤心惊,日日跪求神明收了这小阎王。 直到某天半夜。 有人看见傅小阎王被关在门外,低头哄着门里那人:“阿冉乖,把门开开,老子回家给你跪算盘!”

    作者:温流
  • 倾城医女神医马甲要掉了
    倾城医女神医马甲要掉了

    一场意外,医术高明的她惨遭意外,横死重生,竟是成为名不见经传的农家女,靠着满身医术,即便在异世也活得风生水起。她在偶然之下救下朝廷的神秘大人物,卷入朝廷争端之中,皇室秘密、父亲之死的疑团一一揭开。

    作者:壹树梨花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