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依儿帝御琛

墨依儿帝御琛

类型:言情
简介:本站今天为大家带来了一本非常好看精彩的小说《墨依儿帝御琛》,这本小说讲述的是墨依儿帝御琛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喜欢这本小说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作者:夏侯灿兮Yu状态:连载中创建:2021-02-22
立即阅读 投诉
简介:本站今天为大家带来了一本非常好看精彩的小说《墨依儿帝御琛》,这本小说讲述的是墨依儿帝御琛之间发生的爱恨情仇,喜欢这本小说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初次见帝御琛,墨依儿八岁。他弯下腰来,说:“从此只有你和我。”十年后一场阴谋暗算,阴差阳错,一切证据的源头都指向墨依儿,墨依儿被迫丢于亚马逊森林,而这一切的源头却是帝修琛。

墨依儿帝御琛精彩节选

“这条手链,怎么会在小叔叔手里?”

墨依儿满眼疑惑,心中却不由的冒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熟悉吗?如果我说,是在昨夜被火势卷席的老宅后花园找到的呢?”

帝修琛说的云淡风轻,但却面色紧绷,仿佛随时随刻都会暴怒一般。

墨依儿浑身一怔,思绪在霎然间停了半刻,握了握拳头,抬头,看着帝修琛,声音带丝颤抖地问道:

“你是在怀疑我吗?”

“……”

帝修琛淡笑一声,再次开口,声音却浸着浓浓的怒意。

“看见录像中那个女子脖根处那粒痣了吗?”

因为录像是高清的,所以看起来一清二楚,墨依儿不用仔细回想,就记起刚才那个女子脖根处格外显眼的那一粒黑痣。

不仅浑身一颤,伸手摸向自已的脖根,没错,她在相同的地方也有着一粒同样的黑痣。

“小孩,从你踏进御景园的第一天起,我就告诉过你,别对我说谎。”

“你弄错了,小叔叔,怎么可能是我呢……”墨依儿开口辩解,但却显得异常的苍白无力。

其实也对,如果这时,她是帝修琛,证据摆在眼前,她也不会认为面前辩解的这个人是无辜的,冤枉的。

况且手链,可以说整个世界上仅此一条,这点,她没法辩解,昨夜老宅出事,正是她父母的忌日,她在墓园坐了一夜。

看到过天上的火光,她却未在意,凌晨回到御景园,因为太累了,倒头就睡,一醒来便看到新闻,无可厚非,这是事实,却没人作证。

其次,对于帝修琛的行踪,掌握的如此详细的,除了身边之人,也再没有别人。

所以,想来想去,她干脆不解释了,只仰着头,直视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她知道,她也想赌一把,他对她到底有多少信任?

他信她,她安然无恙,他不信她,便亲手将她推进了万丈深渊。

不知过了多久,墨依儿感到手心中有冷汗冒出,紧绷的身体感到异常难受,压抑的可怕。

“墨依儿,做错事就要受到惩罚,背叛了我,就要承受得住代价。”

帝修琛见她再未开口,眼神中隐隐的闪过一丝失望与决绝,声音是说不出的异常嘶哑,转身,没有再看墨依儿,向门外走去。

不一会,冷影便走了进来,看见还愣愣的站在原地的墨依儿,没有了往日的尊敬,直接冷声开口道:

“走吧,墨小姐,帝少让我带你去御景园的地下监察室。”

御景园地下监察室,这几个字从冷影口中说出,墨依儿便感到心尖似乎被什么刺了一下。

他要把她关在御景园的地下监察室内,在御景园待了十年,见过无数得罪了帝修琛的人被带进监察室,最后的结果,不是再没有出来过,就是喂了后山的那几头白虎。

她向来是有密室恐惧症的,帝修琛从来不让她去空间比较小,比较阴暗的地方。

可他现在,让她去沾染了无数人鲜血的地下监察室?

呵…原来,这个赌,这份信任,还没来得及开始,她就已经输了。

……

在地下监察室的一周中,帝修琛没有再出现过,但,墨依儿却承受着在御景园这十年中,从未再次感受过的折磨与恐惧。

她真正的见识到了这个令人闻风丧胆帝皇,冷冽的手段。

她不肯承认,他们就不肯罢休,审问她,甚至逼问她,帝家私刑,鞭刑,水刑……

被帝修琛呵护着这些年,她何时受过这些委屈?平时最多,也就是训练时擦个小伤。

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曾经如清风辰月般对她宠溺的男子,为什么不信她,把她捧在手心里捧了十年,说丢掉就丢掉吗?

监察室内灯光暗淡,到处是浓重的血腥味,夜晚更是没有一丝光亮,冷冽刺骨。

在刺骨的寒冷与恐惧中,墨依儿总会紧闭着眼睛,强忍着被血腥味冲击的恶心的感觉,压抑着内心的恐惧与伤口撕裂般的疼痛,蜷缩在墙角。

对于收养了自己十年的帝修琛,她不会怪他,一周了,7个日日夜夜,她给他时间去调查,去相信她。

……

可惜,她等了七日,今日,再次见到这个为他撑起一片天的男人,等来的却是冷言冷语,依旧是毫无结果。

捏着自己的下颚,满眼嘲讽的眼神,薄情冷烈的话语,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提醒着,墨依儿满心期待等的这七日就是一个笑话。

“帝修琛,我是你养大的,最了解我的不是你吗?我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墨依儿回想着这些天发生的种种,一切都来得突如其然,但一切的源头却又指向自己,自己连辩解都觉得无能为力。

“了解?你还不配!”

帝修琛冷着脸,收回灼热的视线,捏着墨依儿下颚的手猛的一甩,起身,拿过一旁冷影递过的纸巾,擦了擦手。

他嫌她脏!

墨依儿面色惨白,心中传来阵阵刺痛,本来就已经摇摇曳曳的身体猛地摔倒在地上。

这就是那个残忍冷血的帝皇吗?绝情至此种地步!

“收养你,把整个帝国给你,因为曾经你受得起,可没有我,御景园的小公主也只是只蝼蚁。

养你十年,是为了还一份情,可你表里不一,残忍冷血,将别人对你的好玩弄的天衣无缝,到现在,你还以为你是十年前那个纯潵的小孩吗,那个值的我帝修琛宠上天的公主吗?”

帝修琛重新坐在白皮软椅上,语气淡漠的说着,但了解他的人都只知晓,他越平静的时候就显得越危险,越慎人。

“呵…是吗…”

墨依儿自嘲一笑,说不难受是假的。

毕竟这个曾经在她面前,从八岁开始,无论面对什么血雨腥风,都为她撑起一片天的人,似乎就快要消失了,以前的温柔难道都是假的吗?

看见墨依儿仿佛失魂的模样,帝修琛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心中莫名的一痛,但却转瞬即逝,被肆虐的仇恨完全冲击。

“最后一次,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谁指示你的?”

帝修琛薄情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的怒气。

“指示?帝修琛,没有就是没有,哪怕你问千遍万遍,我也只能对你说,我没做过!”

墨依儿这句话完全是吼出来的,现在,她已经没有力气再跟帝修琛在这里争论,心中酸涩的仿佛要窒息一般。

评论专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提交成功,请等待审核。

编辑推荐

  • 林凡庄雅璇
    林凡庄雅璇

    说话,林凡又向前踏了一步,但这一步却与刚才不同。林凡这一步踏出,不管是洪涛还是那些个西装大汉都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时间静止,自己等人都无法动弹了。而更加洪涛感觉到恐惧的还在后头。

    作者:权掌天下
  • 华夏盘龙村杨老
    华夏盘龙村杨老

    我是一个跨越了无尽时间长河的长生者,由于某些原因,这么多年我膝下无子,举目无亲……直到这一天,有人告诉我,我有了个女儿。

    作者:江南龙神
  • 团宠妈咪超A的
    团宠妈咪超A的

    【萌宝+马甲+男强女强+打脸虐渣+团宠】七年前,慕安歌阴差阳错,为容凌生下一个宝宝。七年后,慕安歌莫名其妙,又成为另外三个孩子的妈。

    作者:糖糖玖玖
  • 58984968季谣沈肆行
    58984968季谣沈肆行

    别墅里。季谣坐在昏暗的梳妆台前,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一遍遍对着镜子描眉化妆。可却怎么也遮盖不住眼角细微的鱼尾纹。

    作者:佚名
  •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

    资源集中,优胜劣汰;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在这样的末日的法则里,我将重建秩序!

    作者:彷诺君流
  • 嫁给富婆以后开挂的人生
    嫁给富婆以后开挂的人生

    “这……”我没有马上答应,因为既然她用商量的语气跟自己说话,那就说明做的事情肯定需要自己心甘情愿,这样便有了跟她讨价还价的余地。

    作者:小豌豆

猜你喜欢

  • 医妃惑天下冷王权宠掌心娇
    医妃惑天下冷王权宠掌心娇

    前世,她本应是上阵杀敌的将门之女,却为了他甘愿掩去锋芒,平庸一生。最终却落个家族破灭,亲人惨死,万剑穿心的下场。

    作者:宛轻吟
  • 不别两生欢
    不别两生欢

    擦肩而过的那阵风让柳云锦身子一颤,被甩开的手缓缓紧握,心口的闷痛几乎压得她难以喘气。那熟悉的脚步声在门口止住,君颐冰冷的声音飘进柳云锦耳内。“别以为和亲就能息战,周国,朕要定了!”

    作者:佚名
  • 52163541宋云锦箫澈
    52163541宋云锦箫澈

    冷清的长春殿中。宋云锦坐在门边,望着那片看不到头的宫墙。“娘娘,冬日风寒,您身子单薄,怎能坐在这里!”宫女明月拿着一件厚氅急匆匆走来,将其披在宋云锦越发单薄的身上。

    作者:佚名
  • 35689967孟音顾景珏
    35689967孟音顾景珏

    如一道惊雷直劈,孟音蓦然抬头看向顾景珏,眼中是不能言说的祈求。可顾景珏面上看不出一丝情绪。孟音只听他道:“军中事务繁多,母亲安排便好。”这一刻,孟音只觉心痛如绞。

    作者:佚名
  • 秋意渐浓伴人
    秋意渐浓伴人

    就着刚才拿回来的白菜和柜子里的面条,苏语洛简单的煮了一个清汤面,一碗下肚,她总算心满意足,可是一想到卧室内的乱七八糟,她欲哭无泪,又开始新的一轮洗洗涮涮。

    作者:仅年
  • 大唐开局拐走李世民女儿
    大唐开局拐走李世民女儿

    "赵尘穿越大唐,意外遇到一绝美女子,将其骗走隐居。两年后,查到踪迹的李世民,怒气冲冲前来寻找……然后,他整个人就懵了。李世民:“这是何物?亩产多少?”“土豆啊,亩产一千多斤吧。”李世民震惊地看向旁边的奇怪机械:“那又是何物?”

    作者:挑灯听雨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