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妃难追王爷又要作妖了

医妃难追王爷又要作妖了

类型:古风
简介:本站为您带来主角是沈明容赵从安的小说《医妃难追王爷又要作妖了》全文阅读无删减,作者一杯清酒,是一部最新著作的小说,喜欢的快来看看吧。
作者:一杯清酒状态:连载中创建:2021-02-22
立即阅读 投诉
简介:本站为您带来主角是沈明容赵从安的小说《医妃难追王爷又要作妖了》全文阅读无删减,作者一杯清酒,是一部最新著作的小说,喜欢的快来看看吧。“王爷,王妃把院子给拆了!”男人不耐烦,“这点小事都要来报,去,重新修建,给王妃拆!”又又又一天,部下哭着来报:“王爷,王妃带着小世子跑了!”“什么?”男人手一顿,终于抬了头,大手重重地拍桌子,“全城通缉小世子,居然敢带本王的媳妇跑路!”

医妃难追王爷又要作妖了精彩节选

“容堂妹,你快让大伯父别打了,都是我的不好,要打,就打我吧!”

“容堂妹,你……”

沈明容是被摇醒的,一个恍惚,睁开了眸子,一张令她恨之入骨的娇俏脸孔,瞬间窜入她眼帘。

“谢玉娇?!”沈明容瞳孔皱大,心底滔天恨意瞬间涌上,朝着她的脸,反手就是一巴掌。

“啪!”

这用尽全力的一巴掌,打得谢玉娇眼冒金星,摔到了地上,那张娇俏的脸,也瞬间多出了一道鲜红的巴掌印。

谢玉娇被打懵了,眼眸含泪地抬头看她,一时都忘了反应。

可沈明容却不会等她反应,上前几步,对着她就是用力一脚踹过去,又嫌不够,直接抓起她的头发,狠狠地往门前柱子上撞过去:“我说过,我必将亲手杀了你!”

“啊!”

谢玉娇被撞得尖叫出声,想维持“善良”却根本维持不住,疼得俏脸扭成一团,慌乱地大喊起来,“容堂妹,大伯父救我,大伯父救我……”

“玉娇!”

原本在一旁教训人的谢文良见了,先是一愣,随后一惊,赶忙扔下手中木棍,飞一般地朝沈明容冲过来,“明容你是疯了不成?那是你娇堂姐,你快住手啊!”

住手?

沈明容却只是冷笑一声,余光瞥见谢文良就要冲了过来,迅速抽出一旁侍卫腰间的佩刀,高举着朝谢文良劈过去,“想救她?那你就先去死吧!”

她可没忘记,哪怕她已经死了,谢文良还对她一刀又一刀地砍!

“啊不要!”谢玉娇惊恐地瞪大双眼,想去夺她的刀。

谢文良也愣住了,一时都忘了躲开,眼看着刀尖就要落下来……

“北赵国内阁大臣谢文良:年四十,体内积火旺盛,咳嗽多痰,乃风热,需以金银花、连翘、薄荷、荆芥、淡豆鼓、牛蒡厂、桔梗、淡竹叶等治疗,三日方可痊愈。”

一行字凭空出现在了沈明容眼前,硬生生地拦住了那即将落下去的长刀。

沈明容怔怔地看着眼前这行漂浮在半空中的字,脑子一片空白。

她记得,在她死了之后,就是出现了这样一行字,没等她反应过来,她就被卷进了一处宽阔的空间。

在那里,有花有草有水,还有一座堆满了各种工具的院子。

可当时她刚走近院子,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失去了意识,再次醒来,已经出现在了这儿。

“咣当!”

兵器被重重地砸在地上,发出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

“你是魔怔了不成?竟敢对着为父挥刀!”耳旁是谢文良愤怒又憋屈的声音。

忽地,一阵凉风袭来,吹醒了沈明容,也吹散了她心底的滔天怒火。

沈明容攥紧拳头,指尖嵌进皮肉里,带来了剧烈的疼痛,令她心中一阵骇然。

她这是……没死?

不,不对!

她是死了的,否则不可能站在这儿,那她这是……又活了?

意识到之后,沈明容心中一阵狂喜,上苍终究是厚待她的!

“大伯父快别责怪容堂妹了,容堂妹必定是被山贼掳走,吓坏了,才会……”谢玉娇柔弱委屈的声音响起,听得旁人怜惜不已。

个个都在对着沈明容指指点点,就连先前那被谢文良教训的少年,此刻看着沈明容,眼里也只有厌恶和冷意。

沈明容攥紧的拳头悄然松开,目光冷冽地看向谢玉娇,“不必你在这儿假好心!”

她现在还不能杀了谢玉娇,否则容易打草惊蛇。

可她既回来了,那谢文良和谢玉娇这对狼心狗肺的父女,终有一日,她必将手刃!

“容堂妹,我没有,我是真心……”谢玉娇被她的目光惊到,暗道这贱人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凌厉了?

还有方才,这贱人居然打她,还对爹爹挥刀!

“滚开!”

沈明容毫不客气地推开她,越过谢文良,转身就要进府,余光却瞥见了跪在台阶下、背脊挺得笔直的少年,一时停下了脚步。

赵从安?

哦是了,今日是她被山贼掳走的一个月后,她听信谢玉娇的挑唆,认定了是赵从安害她。

谢文良为了让她的名声臭尽,不仅“帮”她罚他跪在这儿,还狠狠地抽·打他,谢玉娇倒是占尽便宜,在一旁扮演苦苦相劝的“好堂姐”。

可明明,害她的人是谢文良父女,将她找回来的人,才是赵从安!

“赵表哥,我扶你起来。”

沈明容转身走向他,朝他伸出了手,眼前不出意外地浮现出了一行字:

“赵从安:年二十,内伤,需以川芎、土鳖虫、羌活、龙血竭、ru香、没药、马钱子、蜂蜜等制成药丸,每日三粒,七日方可痊愈。”

赵表哥……

赵从安定定地盯着她,那如深渊般漆黑不见底的瞳孔里,厌恶分明。

从他九岁来到长公主府,她对他便从未有过一丝好脸色,不是让他背锅,就是害他被罚。

今日,她却喊他赵表哥!

这必定……又是她折磨他的一种把戏吧?

“不敢劳烦沈大小姐。”

低沉好听的嗓音从他嘴里发出,可语气里却带了冷漠疏离,“五十棍,够了没?”

这人……

沈明容秀眉微蹙,伸出的手还停在半空,可随即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才正常。

前世她处处刁难他,害他受尽责骂,甚至逼得他断了一臂,以此来和沈家划清界限。

后来,她记得赵从安离开了长公主府后,去了边疆参军,她死的前一日,还听说他打了胜仗,不日将封王。

“我没让他打你。”

沈明容抿了抿嘴,还是解释了,正要再去拉他,就见……

“容堂妹!”

谢玉娇一脸不忍地扑了过来,将赵从安牢牢地挡在身后,又抬起楚楚可怜的小脸,哽咽着,“从安哥哥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要打就打我吧,不要再折磨从安哥哥了!”

谢玉娇贯会装模作样,眼里又闪烁着泪花,围观的路人见了,便纷纷对着沈明容唾骂起来。

“这也太欺负人了!”

“嘘,你还是快别说了,人家有长公主撑腰,可惹不得!”

“我呸!不过就是个失了清白的贱人,有什么好嘚瑟的?可惜了,谢姑娘那般好,要我说,谢姑娘才更像长公主的外孙女!”

路人每诋毁沈明容一句,谢玉娇心里便多一分得意。

这蠢货,最好当众打下来,名声才更能臭尽!

“打你?”

沈明容却对众人的谩骂诋毁视若无睹,轻蔑地扬起红唇,“你不嫌疼,我还嫌脏呢!”

评论专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提交成功,请等待审核。

编辑推荐

  • 许你情深错付
    许你情深错付

    男友出轨表妹,一夜之间,我一无所谓,只剩下一身病痛和死亡倒计时。 遇见黎舟,我以为他会成为生命中的救赎,可没想到,他才是推我入深渊的那个人。

    作者:夕又
  • 盖世神婿唐牧
    盖世神婿唐牧

    新婚之夜,遭妻子陷害,商业帝国落他人之手;一朝觉醒,权势滔天,前妻哭求:好老公,我错了!

    作者:朱雀火
  • 纪若雪叶辰
    纪若雪叶辰

    新婚之夜,遭妻子陷害,商业帝国落他人之手;一朝觉醒,权势滔天,前妻哭求:好老公,我错了!

    作者:朱雀火
  • 唐牧纪若雪
    唐牧纪若雪

    新婚之夜,遭妻子陷害,商业帝国落他人之手;一朝觉醒,权势滔天,前妻哭求:好老公,我错了!

    作者:朱雀火
  • 第一章救治美人吴斌
    第一章救治美人吴斌

    吴斌替人顶罪入狱,因高超医术,得高人指点进入某神秘部队,成为一代隐匿神医兵王。回归乡村后重新崛起,嗔拳利脚,打翻所有欺辱不公,医药无双,治病渡厄全在一念之上!

    作者:木林沧海
  • 王胜春苏华彪重生八零
    王胜春苏华彪重生八零

    王胜春的一生就是个大写的贱字,可惜她至死才知! 但她意外重生了,她说,姐重活一世要往拽上天里活!

    作者:魏家二妹

猜你喜欢

  • 姚知黎舟
    姚知黎舟

    男友出轨表妹,一夜之间,我一无所谓,只剩下一身病痛和死亡倒计时。 遇见黎舟,我以为他会成为生命中的救赎,可没想到,他才是推我入深渊的那个人。

    作者:夕又
  • 宣知翡楚衍一胎四宝
    宣知翡楚衍一胎四宝

    她,宣国第一独宠公主,医术了得,容颜绝色,身怀六甲下嫁楚国断臂二皇子。 滑天下之大稽!大婚之日,满屋绸缎,尽是黑色,简直是奇耻大辱。

    作者:花枝见
  • 一胎四宝王爷的心尖宠
    一胎四宝王爷的心尖宠

    她,宣国第一独宠公主,医术了得,容颜绝色,身怀六甲下嫁楚国断臂二皇子。 滑天下之大稽!大婚之日,满屋绸缎,尽是黑色,简直是奇耻大辱。

    作者:花枝见
  • 天价萌宝总裁爹地狠且撩
    天价萌宝总裁爹地狠且撩

    陆细辛睁眼的时候已经九点,她没想到自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那个梦!而梦里的男人深情温柔,待她如珍宝?直到呼吸平复,她迷茫地抬头,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住进了陆家。

    作者:鸿越
  • 陆细辛沈嘉曜
    陆细辛沈嘉曜

    陆细辛睁眼的时候已经九点,她没想到自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那个梦!而梦里的男人深情温柔,待她如珍宝?直到呼吸平复,她迷茫地抬头,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住进了陆家。

    作者:鸿越
  • 总裁爹地狠且撩
    总裁爹地狠且撩

    陆细辛睁眼的时候已经九点,她没想到自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那个梦!而梦里的男人深情温柔,待她如珍宝?直到呼吸平复,她迷茫地抬头,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住进了陆家。

    作者:鸿越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