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锋剑仙

青锋剑仙

类型:玄幻
简介:本站为大家带来青锋剑仙全文在线章节阅读的精彩内容,书中的主角是“赫连明德罗君则”,作者“明月清泉”通过精彩的描写为我们上演了非常经典的剧情,喜欢的不容错过!
作者:明月清泉状态:连载中创建:2021-02-22
立即阅读 投诉
简介:本站为大家带来青锋剑仙全文在线章节阅读的精彩内容,书中的主角是“赫连明德罗君则”,作者“明月清泉”通过精彩的描写为我们上演了非常经典的剧情,喜欢的不容错过!三尺青锋长剑,并没有什么华美的装饰,剑柄之上雕刻着一只盘踞浅眠的青龙,给人一种古朴的感觉。青衫少年将那青锋长剑从剑鞘中慢慢的抽了出来,一道耀眼的亮光伴随着随即一闪而过的熟悉的眼眉,长剑出鞘,在这和熙的阳光中色泽出耀眼的光芒。

青锋剑仙精彩节选

春天的清晨含着桃花甜美的芬芳,虽然这里是边境,天气比起京城的长安要冷上几分,桃花儿看的并不如长安的繁华美艳,但是那零星的几朵小花儿一簇簇的花苞儿看上去别是一番的风味。

在这浓郁的桃花香味当中,还有着一丝丝泠泠的花香,便是那并未完全开败的寒梅的芬芳。

边陲的初春虽然显得有些荒凉萧索,但是却也带着豪迈冷泠,是那么的扣人心弦。

躺在树上的赫连明德睁开了眼睛,淡淡的和熙的阳光透过层层的树叶倾泻而下,虽然并不是如同夏日的阳光那般十分的温暖,但是却让人感受到阵阵的温暖的。

乡民们阵阵的吆喝声渐渐想起,放牧的生活即将开始。赫连明德勾起一抹微笑,轻盈的从树上落了下来,向着南边的城门走去。

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是江湖。但是这里……并不是江湖。

熙熙攘攘的城门塞满了人,赫连明德淡淡的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跟着大伙儿排起了队。

虽然对于这个平日里面鲜有人来的幽州,如今却是人头汹涌有些好奇,但是没有多问些什么。

赫连明德怎么说也是一百多岁的人了,虽然与世隔绝的活在极寒之地,但是之前的那二十几年的生涯却是在那充满着钩心狗叫、尔虞我诈的深宫之中的,怎么也是知道什么是“知人口面不知心”、“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的。

大概是这幽州城出了什么大事吧!城门的士兵们挨个挨个的审问着,个个神情严肃,一脸的紧张。不过在于赫连明德看来不管是出了什么大的事情,都和自己无关,毕竟自己不过是个过客。

“姓什么?”那士兵仍然是一脸严肃的问道。

“风。”赫连明德毫不犹豫的说道。

“叫什么?”

赫连明德见那士兵一脸的要问得仔细的模样,无奈的撇了撇嘴,双手交环抱着在胸前,那把无名的青锋长剑抵在胸口处淡淡的说道:“明德。”

那士兵瞥了一眼赫连明德手中的长剑,异常小心的问道:“祖籍哪里?”

赫连明德很“认真”的想了很久才说道:“长安。”

“呦~原来是长安人氏啊!不知道……”那士兵又瞥了一眼赫连明德的长剑说道:“不知道这位侠士为何从长安来到了这边陲的幽州呢?”

赫连明德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士兵说道:“只身仗剑江湖何处不能栖身?行至这幽州又有何出奇?”

那士兵嘿嘿的笑了笑,倒也没有多问,而是说道:“侠士什么时候来到这幽州的?”

对于这一点,赫连明德不会隐瞒,也没有办法能够隐瞒,毕竟当时进城的时候虽然并没有留下姓名,但是却还是按照惯例上缴了入城费之后留下过手印的。若真是想查的话也不是查不到的。

“昨天。”

那士兵猛地抬起头看了一眼赫连明德,有些戒备的说道:“昨个才进城的,今早就要离开了。”

一连被问了许久,赫连明德心中有些烦闷,微微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头说道:“像我们这些浪迹天涯的江湖人士又怎么会在同一个地方逗留许久的呢?小哥儿,还有没有什么要问的?”

“侠士很急吗?”

赫连明德淡淡的说道:“急倒是不急,只是想知道小哥儿还要问多少话儿。”

那士兵向后退了一步,才正色的说道:“侠士请见谅。我的话问完了,侠士如今暂时不能离开我们幽州。”

“为什么?”赫连明德面无表情的问道。

“这是我们朝廷的事情,我也不便透露。还请侠士配合我们的工作。便在这幽州多住些时日、游玩山水一番,待事情解决之后在离开我们幽州不迟。”

“凭什么让老子留下来!”

一声怒吼惊扰了赫连明德和士兵的对话,赫连明德很是不满的看向旁边。

只见以身材魁梧,留着络腮胡子的大汉挥舞着手中的钢刀很是不满的瞪着他眼前的士兵。

对于自己旁那边的这位大汉,赫连明德心中很是不屑。倒不是再嫌弃着这大汉的粗俗,而是藐视着这大汉的身手。

虽然那大汉看上去很厉害,但是在赫连明德的眼中不过是外强中干,中看不中用。打起架来丝毫没有招式,凭的不过是点蛮力罢了。

在真正的高手严重,不过是个花架子。

赫连明德毕竟曾经是赫连王朝的皇子,虽然跟随着风绝尘多年,性子也变的有些散漫,但是教养还是有的。即便是心中对于这大汉很是鄙夷,但是却也丝毫没有露于颜面。

当然赫连明德的这份教养,在于自从五岁就被风绝尘骗到极寒之地,自小就受到风绝尘的影响一直保持着本我的天性,从不隐藏自己的情绪的云梦璃来说,是虚伪。

对于云梦璃的评价,赫连明德毫不介意。因为云梦璃说的不过也是实话,毕竟明明不喜欢对方,还要若无其事的和别人相处,这种类似的行为说好听一点是有教养,不好听那一点便是虚伪。

赫连明德没有理会那大汉,而是扭头看着士兵问道:“为什么?”

“我不过是一介士卒,有些事情知道的也不是很多,还请侠士见谅。”像是被方才那大汉给吓到了一般的,士兵忆起眼前的这位不苟言笑的青衫少年也是江湖人士,江湖人士喜怒无常,加上功夫了得。顿时那士兵的话语变得有些恭敬了起来,赔笑着说道:“侠士还是回城吧!不然……等我们将军来了可就……”

士兵那句“不好了”还没有说完,便听到一声威严的声音从城墙上传来。

“谁在这里撒野?!”

赫连明德抱着长剑,一连淡然的微微仰头,便看到站在城墙楼台之上的那位中年。一身银色的铠甲在这和熙的阳光下熠熠生辉,耀了赫连明德的眼。那中年男子刀削一般的面容,剑眉轻挑,一双眼光射寒星。胸膛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

对于拿出现在城墙楼台之上的中年男子,赫连明德微微皱了皱眉头,紧眯着的双眸中闪过一丝的精光,随后又渐渐的淡去,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事不关己的样子。

那中年男子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的从城南墙旁边的楼道上走了下来,虽然看上去像是在闲庭散步,但是却让在城门口等待着的众人感觉到了一丝的威压。

赫连明德理了理被春风吹乱的发丝,然后若无其事的慢慢的走到一旁,环抱着长剑,倚靠着城墙,一脸的看戏模样。

毕竟是寂寞了百年的人,难道有一场戏可看,又怎么会错过呢?

那中年男子的眼神在赫连明德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但是也仅仅是一会儿的功夫。

赫连明德的脸上充满了一丝的笑意,眼眸中对于这位中年男子很是满意。

高手与高手之间的较量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仅仅只是一眼便胜过了千言万语。

那中年男子来到那大汉身边说道:“你好像对于我们幽州的决定很是不满意。”

那大汉方才虽然口气很凶狠,但是毕竟也是行走江湖的人,虽然说并没有多少的实力和名气。但是走过的地方多了,见过的人多了,见识什么的自然也就有了。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还是分得清的。

就如同方才一般的,那大汉便是看到那士兵形体瘦弱不堪一击,便以强欺弱而已。如今遇到了这中年男子,以那大汉的眼力有这么会看不出来是不好惹的?

“嘿~嘿~嘿~”那大汉嘿嘿的笑了笑说道:“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的,开个玩笑而已。”

那中年男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开玩笑?好吧!”

中年男子扭头看了看站在城门口的几位士兵吩咐道:“送这大汉去牢房里喝杯茶。”

中年男子的声音不咸不淡,仿佛是在讲一件就如同“今天天气很好”一般的事情。

那大汉顿时吓到有些发抖的问道:“大人,你是说笑的吧!”

“我像是在说笑吗?”中年男子一脸严肃的说道:“带走。”

赫连明德耸了耸肩,淡淡的笑了笑,转身向着城内走去。

仿佛没有任何的目的一般的,赫连明德走走停停,从城南城门走到城西的湖边。

湖边杨柳依依,桃之妖饶,春景无限。赫连明德却是没有丝毫的赏景的兴致,站在盛开的桃花树下,低头看着自己右手中的青锋长剑,轻笑着说道:“阁下跟我在下这么久,不知道所谓何事?”

“哈~哈~哈~哈~”一声爽朗的笑声自赫连明德身后传来。

赫连明德转身看着那一身盔甲的中年男子说道:“没想到你会跟在我身后。嗯,你可不像是会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的人。”

“哈~哈~兄台对我很了解吗?”中年男子哈哈一笑问道。

“阁下有万夫难敌之威,气宇轩昂,在下认为阁下不会如此。”赫连明德冷静的说道。

“哈~哈~”中年男子抱拳作揖道:“在下龙宇哲,还未请教。”

“风明德。”

“幸会,幸会。”

“幸会。”赫连明德点了点头说道:“不知道……龙兄有何指教?”

龙宇哲瞥了一眼赫连明德手中的青锋长剑说道:“不知道风兄手中的剑是何剑?”

赫连明德一脸的了然,淡笑着说道:“并不是什么名剑。”

龙宇哲淡淡的笑了笑说道:“在下想向阁下讨教一番。”

赫连明德淡淡的笑了笑,自从自己从城南城墙走到这城西,这龙宇哲便是一直跟着自己。赫连明德便也隐约的猜到了龙宇哲的想法,不外乎是个武痴罢了。

“谈个条件吧!”赫连明德淡淡的说道。

“什么条件?”龙宇哲有些好奇的问道。

“龙兄,我不过是想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而让幽州城设置了这般禁制?”

“风兄是江湖中人,理应管的是江湖之事。这朝堂之事何须多问呢?”龙宇哲一脸无奈地说道。

“今日之事虽是朝堂之事,但是我们这帮江湖人士却牵扯其中不是吗?”赫连明德平左手举起长剑,淡笑着看着龙宇哲说道。

龙宇哲点了点头,同样平举起自己手中的那把长剑。

此时此刻,高手之间无需言语。

“嗡”的两声,长剑出鞘,两人目光相遇,竟似激起一串串火花。

一道道的剑影闪现,伴随着那“碰碰”清脆的撞击声,两人的身影若隐若现的。

而后两人迅速的分开了,赫连明德一个弓步剑指苍天,双眸平静的看着大地淡淡的说道:“我比武从没输过。”

“哈~哈~哈~”龙宇哲大笑道:“小子真是年少轻狂,有赢自会有输的。看招吧!”

龙宇哲快步上前当头直劈向赫连明德,赫连明德见到龙宇哲来势汹涌,立马向后退了几步,身子微微下蹲快速举起长剑正欲格挡了龙宇哲的长剑。岂料龙宇哲圈转长剑,拦腰横削。赫连明德正欲纵身从剑上跃过,但是却犹豫了一会儿。

赫连明德毕竟不是那初出茅庐的小子,心思自然是缜密至极,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赫连明德便想到倘若自己纵身从剑上跃过,龙宇哲势必长剑反撩疾刺后心。

于是赫连明德随性来个鹞子翻身,轻盈的避开了龙宇哲的横削,而后曲腿左脚扫过。龙宇哲向后退了几步避开了,赫连明德毫不介意。本来就是不同的扫腿,赫连明德也没有期望这这样便能放倒龙宇哲。此时两人的距离便又渐渐的拉开了,一时间回到了方才过招之前的样子。

只是平常的过招,不需要分个里死我活的。赫连明德淡淡的笑了笑,右手一转,长剑在空中划了一个圈,收剑抱拳道:“龙兄果然不愧是镇守着这幽州的大将军,身手果真了得。明德佩服,佩服。”

龙宇哲收剑抱拳道:“风兄也过真厉害,年纪轻轻不但身手了得,经验还很丰富。”

赫连明德自然知道龙宇哲说的便是那几招的连招,苦想这想到:我怎么说也是活了一百多年的半神了,若是连这点都想不到,师傅岂不会气得立刻从那极寒之地奔来,抓我回去,让我在闭关个百年才放我下山?

于是赫连明德谦虚的笑了笑说道:“哪里,哪里,不过适合师弟们对战的多了,知晓一些罢了。”

“看来风兄师承名门。”龙宇哲平淡的说道。

“也不尽然。”赫连明德将青锋长剑收回到剑鞘之中才说道:“不知道龙兄可否告知在下究竟让我们这些江湖人士留在这幽州所为何事?”

龙宇哲轻叹了一口气说道:“不如我们去酒馆一边喝一边聊怎么样?”

“人多口杂、隔墙有耳,龙兄不介意吗?”

“并不是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又有何惧。”

赫连明德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龙兄果然是光明磊落,有大将之风。”

依然是之前赫连明德去过的酒馆,龙宇哲很豪迈的点了一桌子的菜和两坛子的酒,在二楼的雅间坐了下来。

虽然一楼的吵闹声依旧声声入耳,但是却也是小了很多。

龙宇哲举起桌上的那坛酒说道:“风兄可敢与我同饮?”

赫连明德淡淡的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酒坛,哈哈的笑了笑,便也举起酒坛说道:“有何不敢?龙兄,干。”

“干。”

龙宇哲和赫连明德一同双手拎起那坛酒,仰头大喝了起来。

赫连明德虽然活了一百多年,但是今日这般喝酒却也是头一遭。毕竟出身皇宫,即便是喝酒要是要保持着优雅的气质的。

“风兄好酒量,在下佩服,佩服。”龙宇哲哈哈哈的笑道:“今日遇见风兄真是开心,酒逢知己千杯少。”

像赫连明德这种修仙之人,对于情感其实很淡然的。用云梦璃的话来说就是“相逢一盏淡酒,同饮一杯是缘。离别不过缘散,饮尽凭风寄情”。

“一杯淡酒喜相逢,龙兄请。”

“既然你我二人如此投缘,不如义结金兰?”龙宇哲豪迈的拍了拍赫连明德的肩膀说道:“明德弟认为如何。”

龙宇哲连那客套的“风兄”都改成了“明德弟”。

赫连明德毫不介意的笑了笑点了点头说道:“甚好,甚好。”

两人简单的结拜了兄弟之后,继续把酒言欢,赫连明德不禁的又问到了龙宇哲封锁城门的意图。

龙宇哲放下手中的酒坛,叹了口气说道:“实不相瞒,兄长我收到了消息,燕子神偷来了我们这幽州啊!虽然可能是传言,但是昨个夜里,城东员外家里那千年的紫珍珠不见了。不得不让为兄怀疑燕子神偷的确到了我们幽州啊?”

“燕子神偷?”赫连明德一脸疑惑的看着龙宇哲。

龙宇哲有些惊讶的看着一脸迷茫的赫连明德说道:“你该不会不知道燕子神偷是谁吧?”

“是谁啊?”赫连明德很不耻下问的问道。

“燕子神偷就是燕子神偷啊!”龙宇哲一脸理所当然的说道。

“……”

“燕子神偷就是燕子神偷,没人知道他是男还是女,请功了得像燕子一般的轻盈,这世间上的锁没有一把是燕子神偷开不了的,没有东西是燕子神偷是偷不到的,也没有一个地方是燕子神偷是去不到的。燕子神偷……”

龙宇哲的话还没有说完,赫连明德却说道:“没有一个地方是燕子神偷是去不到的,既然是如此,老哥你封锁了城门也是徒劳的啊!”

“这……只是一个比喻,用来形容燕子神偷轻功和偷术的厉害,并不是真的。像神不知鬼不觉得离开这已经是封锁了的幽州谈何容易啊!”

赫连明德笑着点了点头,做了一个“请继续”的手势。

“燕子神偷……燕子神偷……”因为突然间被赫连明德给打断了,一时间龙宇哲还没有想起自己讲到了哪里,脑子有些混乱。

“哦,对了,燕子神偷什么都不偷,只偷珍珠。而且是价值不菲的珍珠。”

赫连明德觉得龙宇哲最后的那句话是废话,既然是神偷出来偷东西,平常的东西岂能入得了法眼?

“所以我就断定这传言是真的,想必偷了那千年紫珍珠的便是那燕子神偷。”龙宇哲喝了一口就说道:“于是我便连夜封锁了城门。”

“可是燕子神偷既然已经得手了,当夜就应该已经离开了幽州的啊!”

“非也,非也。”

“老哥,没想到你说话也这么文绉绉的。”

“……”龙宇哲一脸无奈的看着赫连明德说道:“还不是你嫂子逼的。哎呦,不说这些了。继续说燕子神偷。”

龙宇哲挥了挥手继续说道:“这次小耗子下足了本金,一定要抓住燕子神偷,早就放出了消息,自个儿准备了一颗拳头大小的南海夜明珠送给当今的陛下,希望陛下可以逢凶化吉、否极泰来。”

“拳头大小的南海夜明珠?”赫连明德不尽的冷吸了一口气。虽说夜明珠未必是值得燕子神偷光顾,但是拳头大小的可就不一样了。而且这里是边陲的幽州,珍珠都难见,更何况是拳头大小的南海夜明珠?

“额~这样放出话来,不是会引入很多宵小吗?”

“这样不是很好吗?除了燕子神偷之外,其他的宵小,老哥根本不放在眼中。来一个捉一个,来一双捉一双。”龙宇哲豪气干云的说道。

赫连明德无奈的搔了搔头,怎么一熟络了起来,赫连明德反而觉得龙宇哲比较憨厚?不似之前在城门对那大汉那般的腹黑?

“老弟不用担心啦!城主府是这么容易闯的进去的吗?”龙宇哲哈哈的笑着拍着赫连明德的后背说道。

“城主府?”

赫连明德实在是不明白怎么就扯到了城主府,只是在是不能怪赫连明德,毕竟赫连明德对这世间还是很不了解的。

“小耗子就是咱们幽州的城主——夏子灏啊!”

好吧!现在总算是清楚了。难怪今天城门只有进没有出,也难怪那个所谓的“小耗子”刚放出话来。

对于无聊的赫连明德来说,又热闹是一定会凑的。更何况自己打算仗剑江湖,如今的这幽州可不就是江湖了吗?

燕子神偷?赫连明德一脸兴趣的想到:还真想会会咧。

赫连明德喝了一口酒,开心的笑了笑,实在是没有想到刚下山没多少天便就遇到了这么有趣的事情。

评论专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提交成功,请等待审核。

编辑推荐

  • 乡村极品医圣
    乡村极品医圣

    乡村穷小子偶的仙祖医术传承,从此医术登封造极,成为十里八乡有名的神医圣手,专门帮村里的小媳妇免费治疗各种疑难杂症。

    作者:歪头树
  • 陈安白兰上清术
    陈安白兰上清术

    乡村穷小子偶的仙祖医术传承,从此医术登封造极,成为十里八乡有名的神医圣手,专门帮村里的小媳妇免费治疗各种疑难杂症。

    作者:歪头树
  • 我真不想吃软饭程素
    我真不想吃软饭程素

    程素穿越到一个女尊男卑的世界,因为长相太过俊美的缘故,追求者有一个加强连。但我身为堂堂男子汉,绝不吃她们一口软饭!咳咳~ 真香!

    作者:一栗子
  • 程素江秀秀李月穿越女尊
    程素江秀秀李月穿越女尊

    程素穿越到一个女尊男卑的世界,因为长相太过俊美的缘故,追求者有一个加强连。但我身为堂堂男子汉,绝不吃她们一口软饭!咳咳~ 真香!

    作者:一栗子
  • 我真不想吃软饭女尊男卑
    我真不想吃软饭女尊男卑

    程素穿越到一个女尊男卑的世界,因为长相太过俊美的缘故,追求者有一个加强连。但我身为堂堂男子汉,绝不吃她们一口软饭!咳咳~ 真香!

    作者:一栗子
  • 程素江秀秀穿越女尊男卑世界
    程素江秀秀穿越女尊男卑世界

    程素穿越到一个女尊男卑的世界,因为长相太过俊美的缘故,追求者有一个加强连。但我身为堂堂男子汉,绝不吃她们一口软饭!咳咳~ 真香!

    作者:一栗子

猜你喜欢

  • 暴君们的三岁半闺女
    暴君们的三岁半闺女

    我从一出生就有三个特别厉害的外公。 我大外公,年轻的时候是青霄让人闻风丧胆的大暴君。 我二外公,是大西凉美艳无双,靠美色闻名于世的二暴君。 我三外公,温尔儒雅,是南岳最最温柔的三暴君。 至于我爹和我娘…… 我娘是三大强国统一的唯一女皇,雍容尊贵。

    作者:一脸的美人痣
  • 白柚柚慕容秋
    白柚柚慕容秋

    我从一出生就有三个特别厉害的外公。 我大外公,年轻的时候是青霄让人闻风丧胆的大暴君。 我二外公,是大西凉美艳无双,靠美色闻名于世的二暴君。 我三外公,温尔儒雅,是南岳最最温柔的三暴君。 至于我爹和我娘…… 我娘是三大强国统一的唯一女皇,雍容尊贵。

    作者:一脸的美人痣
  • 尤二娘韩书
    尤二娘韩书

    辈子,尤二娘是个任人揉捏的只会痛哭的小面团,死于主母和小妾手中。 再睁眼,尤二娘回到没进国公府前,先小意温柔,哄骗渣男给的银子,顺手机缘巧合救下了前世大佬,当朝首辅。 不需要以身相报,只需给银子或者抱大腿,帮我置办宅子和田地。

    作者:我的沫果
  • 苏予霍燃重生女首富
    苏予霍燃重生女首富

    少年霍燃心狠手辣。满朝文武胆颤心惊,日日跪求神明收了这小阎王。直到某天半夜。有人看见霍小阎王被关在门外,低头哄着门里那人:“阿予乖,把门开开,老子回家给你跪算盘!”

    作者:温流
  • 苏予霍燃重生文
    苏予霍燃重生文

    少年霍燃心狠手辣。满朝文武胆颤心惊,日日跪求神明收了这小阎王。直到某天半夜。有人看见霍小阎王被关在门外,低头哄着门里那人:“阿予乖,把门开开,老子回家给你跪算盘!”

    作者:温流
  • 五岁萌娃凶萌养家
    五岁萌娃凶萌养家

    京中最新八卦:甘霖侯府十一岁外甥接五岁姨母入府奉养。 众人叹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奇葩。 同时人人都叹小姨母命太苦。 小姨母也感叹自己确实命苦,爹不疼没娘爱,妥妥小可怜一个。

    作者:旺仔打呼噜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