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连明德罗君则

赫连明德罗君则

类型:玄幻
简介:主角名是赫连明德罗君则的热门小说叫做《赫连明德罗君则》,该小说的作者是明月清泉,文中剧情身临其境的感觉一直围绕着读者,符合热门小说一贯的作风,喜欢看小说的读者们可千万不能错过了。
作者:明月清泉状态:连载中创建:2021-02-22
立即阅读 投诉
简介:主角名是赫连明德罗君则的热门小说叫做《赫连明德罗君则》,该小说的作者是明月清泉,文中剧情身临其境的感觉一直围绕着读者,符合热门小说一贯的作风,喜欢看小说的读者们可千万不能错过了。“宝元姐姐我告诉你哦!”素天月笑嘻嘻的说道:“你别看我们家师傅看上去是个仙风道骨的好神仙,但是其实上却是一个坏人。老是喜欢虐待我们的,每天都让我们往沁水湖跑,要知道哪里可是有这一只千年蛟龙的诶!”

赫连明德罗君则精彩节选

今夜的城主府带着一股肃杀之气,赫连明德跟随在龙宇哲身后走进了城主府。

赫连明德含笑的一边走,一边四周围的看了看。到并不是在打量着着城主府的建筑,毕竟出生在皇宫,什么样的建筑没有见过呢?上到富丽堂皇的皇宫,下到极寒之地师傅的那件烂茅屋。

赫连明德此时不过是在留意着四周的暗哨罢了。赫连明德淡然一笑,而后便也不在四周围的观赏着。对着今晚这城主府的布置,赫连明德倒是十分的满意,特别是那藏宝阁中的阵法。

虽然只是普通的迷踪阵,但是对于拦截一般的宵小很是有用。至于燕子神偷……赫连明德不觉得有些期待了,不知道这个无所不能的燕子神偷能不能传的过着迷踪阵。

为什么赫连明德会认得出那布置在藏宝阁的迷踪阵?

呵~呵~呵~也不看看赫连明德的师傅是谁?天机老人——风绝尘,无所不能,对于奇门遁甲之术尤为精通。作为风绝尘的大徒弟若是连半点皮毛都学不会……呵~呵~呵~后果大家都知道。

一身锦衣的中年男子从大厅走了出来,嘴里面轻声的嘟囔着什么。

不要说是像赫连明德这样的修仙者,就连普通的习武之人龙宇哲也能听清楚男子口中说的是什么。两人不由得哈哈的笑了起来。

“龙宇哲!你笑什么笑!老是偷听我讲话!”中年男子不满地说道。

“小耗子,我可是光明正大的听。”龙宇哲耸了耸肩指着中年男子说道:“老弟啊!这位便是我们幽州城的城主——夏子灏。”

夏子灏虽然不认识赫连明德,但是对于自己的这位至交——龙宇哲的个性很是了解。倘若龙宇哲口中的这位“老弟”没有几番实力和个性的话,是难以成为龙宇哲的兄弟的。

于是夏子灏微微笑了笑便拱手道:“在下夏子灏,幸会,幸会。”

赫连明德抱剑作揖道:“风明德。夏兄,幸会。”

夏子灏笑了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邀请龙宇哲和赫连明德一起进入屋内。

见到夏子灏盛情邀请,赫连明德也不矫情,抱了抱拳,便也走了进去。

婢女们端上一杯热腾腾的茶,一一放好。夏子灏挥了挥手便又有秩序的退了出去。

淡淡的茶香萦绕鼻尖,即使不用刻意俯下身子去闻也能闻到这淡香,确实是好茶。

夏子灏见到龙宇哲和赫连明德一脸的平静,如同不是身处在这布满了暗哨的城主府,只是身处在普通的农家小院一般的自在,不禁的“呵呵”的笑着说道:“明德老弟的心境果然不是常人能比的啊!小小年纪便能处事不惊,实在是令到夏某佩服,佩服。”

夏子灏这般爽朗的称服,倒是令到赫连明德不禁的有些汗颜,讪讪的笑了笑,抱拳意思意思了一下。

对于赫连明德的拘泥,夏子灏倒是没有在意什么。毕竟江湖人士自由惯了,不喜欢受到束缚也是正常的事情。因此对于赫连明德表现出来的不自然,夏子灏并未多想。

“不知道明德老弟对于我这城主府今晚的布置有何看法?”夏子灏问的随意,虽然知道江湖中人能人异士很多,但是对于自己的至交好友,夏子灏是了解颇多的。这赫连明德恐怕是剑术高超的侠士,而非那精通奇门遁甲的能人异士。对于不知在藏宝阁的阵法不了解,姑且边看看这江湖高手对于暗哨的布置有何看法也好。

夏子灏的意思虽然没有宣之于口,但是对于活了百多年可以称之为“人精”的赫连明德来说,这说与不说并无分别的。

出门在外防人之心不可无,即使这夏子灏一脸的浩然正气,赫连明德也没有打算做到剖心置腹的地步,因此便也简简单单的分析了一下这城主府的布置。

虽然只是简单的三言两语,但是却让夏子灏对于赫连明德肃然起敬了起来。若非是绝世的高手,又怎么会在进入城主府这么短暂的时间看清所有的暗哨分布呢?此时的夏子灏也算终于了解到了自己的至交好友为何会与这少年结为兄弟了,英雄惜英雄。

从方才到如今一直沉默的龙宇哲不禁的说道:“我看老弟也有将领之才,何不与老哥一同报效国家呢?”

赫连明德微微愣了一会儿,不禁好笑的想到:虽然说我早已经去除了心魔,不会再对着端木王朝有任何的憎恨,但是……不憎恨不代表着我会大度愿意反过来抱住端木王朝啊!虽然并不是说永远不会帮助端木王朝,但是起码如今是不可能的。在这自己毕竟是修仙的人,如今虽然并没有到达长生的境界,但是却也是不老的啊!长期留在一个地方只会引起非议。

“老哥的心意,小弟又怎么会不明白呢?只是如今小弟的志向在于这江湖,而非那朝堂啊!况且……”赫连明德顿了顿,看了看自己放在案桌上的长剑说道:“小弟下山之时,师傅曾经交给小弟一个任务,便是为这把无名之剑寻找到真正属于它的名字。此剑虽是一把好剑,但却没有灵气,只有寻找到了真正属于它的名字,此剑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完成了。到那时,小弟毕竟会让这把剑名动天下。”

龙宇哲听了赫连明德的话并没有勉强,龙宇哲本身就是个豪爽的人,说一不二。同意就是同意,不同意就是不同意,绝对不会强求的。

“老弟心怀大志,老哥也不便勉强。”龙宇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哈哈的笑着说道:“老哥期待着老弟名动天下的那一日。”

对于龙宇哲没有劝解自己赫连明德很是满意,赫连明德不是一个喜欢拖泥带水的人,这一点倒是和龙宇哲十分相像。

赫连明德点了点头说道:“老哥放心,老弟必定竭尽全力不会让老哥失望的。”

“那老哥便静待佳音。”

夏子灏很无语的看了看龙宇哲和赫连明德,郁闷的想到:这两个人明摆着喧宾夺主了。

夏子灏他们几个一边吃着茶,一边畅谈着。虽然大家年纪不相同,但是却也聊的融洽。

一连淡然的赫连明德端着茶杯的手微微的抖了抖,刚斟满的茶水险些洒了出来。

坐在赫连明德身边的龙宇哲有些好奇的问道:“老弟,怎么了?”

赫连明德恢复了一脸的淡然,平静的将茶杯放在案桌之上,微微抬眸说道:“有……人闯进来了。”

龙宇哲听了之后,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说道:“这有什么的?方才我们吃茶的那会儿,便早就有不少的宵小闯进这城主府了,不都被暗哨给解决了吗?我们两大高手只需要负责对于燕子神偷就好,其他的虾兵蟹将的就交给暗哨好了。”

赫连明德依然是一脸的淡然,但是内心深处却不平静,因为闯进来的并不是人,是妖。想抓住人倒是简单,但是想抓住妖可就不容易了。但是所谓的神、人、妖、魔、鬼什么的说也说不清楚,因此赫连明德边说“有人闯了进来”。

相对于龙宇哲的不在意,夏子灏可就小心了很多。毕竟刚才来了不少人也没能够惊动赫连明德,如今……看来这次来的不是一般的宵小。

“燕子神偷?”夏子灏疑问的看向赫连明德。

赫连明德摇了摇头说道:“肯定不是。”

夏子灏还没有来得及问为什么,赫连明德便连忙站了起来说道:“不好,被偷了。”

“什么?!”夏子灏和龙宇哲有些震惊的站了起来说道:“不可能吧!”

赫连明德也来不及解释什么,快速的离开了城主府。

夏子灏和龙宇哲两人面面相觑的看了一会儿,而后夏子灏也快步向着藏宝阁走去。

龙宇哲毫不犹豫的便跟着夏子灏也往藏宝阁走去。

夏子灏在离藏宝阁不到十米的位置停了下来,但是龙宇哲的脚步却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径自往前走着。夏子灏连忙拉住龙宇哲说道:“先别走,这里之前有个师傅布置了一个阵法,你若是走了进去,我可救不了你。”

龙宇哲搔了搔头说道:“那怎么办?”

夏子灏笑了笑说道:“跟紧我的脚步进去,一步都别漏了知道吗?”

龙宇哲点了点头。

夏子灏和龙宇哲向前走了五步之后,便又向后退了三步,紧接着向前走了一步,然后向左走了两步……

就在龙宇哲走到快晕掉的时候,终于走出了阵法,来到了藏宝阁门口。

夏子灏拿出钥匙,打开藏宝阁的大门,快速走了进去。打开藏宝阁中的秘密暗室,拿出一个锦盒。忐忑的打开盒子,然后傻眼了。

龙宇哲凑过头去看了看也傻眼了。

只见那雕花的锦盒中放着一只拳头大小的南海夜明珠……额~说错了。是放着一只拳头大小般的珍珠。那个夜明珠已经失去了属于夜明珠的光华,只有珍珠的莹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夏子灏脑子一片混乱的问道。

作为这南海夜明珠的主人,夏子灏十分清楚眼前的这个没有了夜明珠的光华的珍珠,的确就是之前放在这锦盒中的南海夜明珠。因此夏子灏是非的不解。

“是不是有人把那南海夜明珠换成了差不多大小的珍珠?”龙宇哲搔了搔头问道。

“不会有错的。这的确是那颗南海夜明珠。”夏子灏摇了摇头说道。

诡异,真的很诡异。

夏子灏和龙宇哲互相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中只有迷茫。

夏子灏想了想才说道:“方才明德弟如此肯定不是燕子神偷所为,相必定是知晓什么。我们不如索性在大厅等待明德弟回来,再问个明白吧!”

龙宇哲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夏子灏拿着锦盒,带着龙宇哲又从那迷踪阵回到了大厅。

“小耗子,你之前所说的那阵法到底是什么阵啊?”龙宇哲回到大厅喝了一口茶立马问道。

“那是迷踪阵,详细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夏子灏想了想说道:“我只知道,这迷踪阵大多按五行八卦布置,有生死门之分。顾名思义,生门进来的人一路平安,而且最后能找到出去的路。而死门进来的人就会陷入重重危机当中,并且死门是没有出路的。所谓迷踪阵,其精髓主要是在一个“迷”字!一旦阵法启动,进入阵法中的人便会陷入迷境,最后被阵法困死。那高人布置了这迷踪阵之后,便将生门的走法告知与我了。因此我这藏宝阁无人驻守。”

龙宇哲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夏子灏淡淡的笑着说道:“你若是怀疑可以一试,但是我破不了这阵,自然也救不了迷失在这迷踪阵的你了。”

“真的有那么厉害?”龙宇哲不紧还是有些疑惑的问道。

“的确。当时那高人布阵的时候,我亲身体会了一番,确实是很厉害。”夏子灏想了想说道:“虽然我并不会操控这阵法,但是这阵法还是能够独自运转的。只不过就是没有那高人在的时候那么厉害罢了。”

“如果不是燕子神偷……那会是谁?”龙宇哲不禁问道。

夏子灏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却对不会是燕子神偷的,就算我们退一万步来想,这锦盒里面的是那贼人偷天换日换过过来的如拳头大小的珍珠,那可不可能是燕子神偷所为的。倘若是燕子神偷所为,既然能够来无影去无踪,又何必留下一颗拳头大小的珍珠呢?燕子神偷素爱珍珠,断然是不会做出此等事情的。”

龙宇哲低头想了想说道:“或者是掩人耳目啊!”

“燕子神偷虽然只是宵小,但却也不是鼠辈。断断是不会嫁祸他人的。这件事恐怕真的是大有文章啊!”

龙宇哲仍然是一脸渺茫的摇了摇头,不过倒是认同夏子灏所说的,那贼人定然与那燕子神偷实力相当。不然的话又怎么可能来去无影无声?

如今这心中的万般疑惑唯有等待着赫连明德归来方能解开心中的疑虑。

评论专区

还可以输入3000个字

提交成功,请等待审核。

编辑推荐

  • 于竹悦夏景明
    于竹悦夏景明

    为了查明真相,她自愿嫁给那个传闻中喜怒无常的残疾丈夫,于竹悦原以为,两人塑料的夫妻关系就此到头,谁知后来,对她避之如蛇蝎的男人却依赖她成瘾。于竹悦:……为了真相,本少主忍了!——这一忍,便把自己忍成两个孩子的妈。于竹悦看着枕边笑得餍足的某男,捂脸哀嚎:亏大了

    作者:青染
  • 自家老公又作妖啦
    自家老公又作妖啦

    为了查明真相,她自愿嫁给那个传闻中喜怒无常的残疾丈夫,于竹悦原以为,两人塑料的夫妻关系就此到头,谁知后来,对她避之如蛇蝎的男人却依赖她成瘾。于竹悦:……为了真相,本少主忍了!——这一忍,便把自己忍成两个孩子的妈。于竹悦看着枕边笑得餍足的某男,捂脸哀嚎:亏大了

    作者:青染
  • 替嫁甜婚自家老公又作妖啦
    替嫁甜婚自家老公又作妖啦

    为了查明真相,她自愿嫁给那个传闻中喜怒无常的残疾丈夫,于竹悦原以为,两人塑料的夫妻关系就此到头,谁知后来,对她避之如蛇蝎的男人却依赖她成瘾。于竹悦:……为了真相,本少主忍了!——这一忍,便把自己忍成两个孩子的妈。于竹悦看着枕边笑得餍足的某男,捂脸哀嚎:亏大了

    作者:青染
  • 娇妻归来快签收
    娇妻归来快签收

    五年前,宁柔遭丈夫背叛,和陌生男人一夜旖旎,背上骂名被强行打胎…… 五年后,一纸离婚协议,她回归大佬属性,本想虐渣打脸逆袭巅峰,谁知拦路出来两只小奶包,“终于找到你了,妈咪!你好酷好美啊!”

    作者:梦梦子
  • 顾念霍瑾庭
    顾念霍瑾庭

    龙城顶级豪门霍二爷昏迷一年多,霍老爷子听说结婚能救回孙子,于是顾念成了霍家的丑新娘。刚结婚霍二爷就醒了,人们奉承霍二爷福大命大,霍二爷却坚持命是老婆给的,宠妻无下限。

    作者:佚名
  • 墨少的龙凤双宝
    墨少的龙凤双宝

    五年前,宁柔遭丈夫背叛,和陌生男人一夜旖旎,背上骂名被强行打胎…… 五年后,一纸离婚协议,她回归大佬属性,本想虐渣打脸逆袭巅峰,谁知拦路出来两只小奶包,“终于找到你了,妈咪!你好酷好美啊!”

    作者:梦梦子

猜你喜欢

  • 宣知翡楚衍一胎四宝
    宣知翡楚衍一胎四宝

    她,宣国第一独宠公主,医术了得,容颜绝色,身怀六甲下嫁楚国断臂二皇子。 滑天下之大稽!大婚之日,满屋绸缎,尽是黑色,简直是奇耻大辱。

    作者:花枝见
  • 一胎四宝王爷的心尖宠
    一胎四宝王爷的心尖宠

    她,宣国第一独宠公主,医术了得,容颜绝色,身怀六甲下嫁楚国断臂二皇子。 滑天下之大稽!大婚之日,满屋绸缎,尽是黑色,简直是奇耻大辱。

    作者:花枝见
  • 天价萌宝总裁爹地狠且撩
    天价萌宝总裁爹地狠且撩

    陆细辛睁眼的时候已经九点,她没想到自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那个梦!而梦里的男人深情温柔,待她如珍宝?直到呼吸平复,她迷茫地抬头,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住进了陆家。

    作者:鸿越
  • 陆细辛沈嘉曜
    陆细辛沈嘉曜

    陆细辛睁眼的时候已经九点,她没想到自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那个梦!而梦里的男人深情温柔,待她如珍宝?直到呼吸平复,她迷茫地抬头,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住进了陆家。

    作者:鸿越
  • 总裁爹地狠且撩
    总裁爹地狠且撩

    陆细辛睁眼的时候已经九点,她没想到自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那个梦!而梦里的男人深情温柔,待她如珍宝?直到呼吸平复,她迷茫地抬头,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住进了陆家。

    作者:鸿越
  • 坤仪看上了一个人
    坤仪看上了一个人

    坤仪看上了一个人。妖怪在宫宴上肆虐,那人带着上清司的巡捕赶来,正巧站在她最喜欢的一盏飞鹤铜灯之下,挺拔的肩上落满华光,风一拂,玄色的袍角翻飞,像极了悬崖边盘旋的鹰。有时候一见钟情就是这么简单,她甚至连这人的脸都没看清,就把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作者:白鹭成双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免责声明   |    网站首页